[暗杀教室/前矶]恋爱三十题

*食用注意:ooc有,狗血有,有糖有虐




1.牵手
        还是小学同学的两人,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两只瘦小的手牵在一起,就如呼吸一样自然。


2.亲吻某处
        原本安静的阅览室内,突然发出一声细微的惊呼声,但是立即被当事人自己压制住,因此没什么人注意到。
        矶贝悠马红着脸,单手捂住左耳,在桌下狠狠踩了前原阳斗一脚。
        「哎哟!」
        一声压低声音的痛叫。


3.玩游戏/看电影
        那还是两人小学时期的事情。
        「啊啦——」
        轻轻打开房门的前原太太在看清室内的景象时忍不住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阳斗和悠马又通宵打游戏了呢……最后每次都会像这样睡在一起,感情真好呢w


4.约会
        深蓝的夜空上绽开一朵朵五彩的烟花,身着浴衣的两个人眼中都映出这美丽的景色。
        被烟花照亮的两人的身影,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5.接吻
        「唔……」
        只是蜻蜓点水的一触,两人的唇瓣就分开了。
        「考试加油哦。」
        矶贝悠马愣愣地看着对方。
        「我原本以为你会更进一步呢。」
        前原阳斗把变得更红的脸转了过去。
        「因为……会不好意思啊……」
        矶贝悠马露出笑意,唤道:「阳斗!」
        前原阳斗转头的一瞬间,唇上覆上了另一人的温度。
        「考试,要加油哦!」


6.换穿对方的衣服
        「诶——意外地没什么感觉嘛——」
        前原阳斗松垮地套着矶贝悠马的外套,任其在手肘处挂着,一面甩着因穿着不当而长出一截的两手的袖子。
        「是啊,毕竟我们两个体格差不多吗。」
        就算只是临时的换衣,矶贝悠马也将衣服穿得井井有条。
        矶贝怎么穿都还是优等生的样子啊……
        「前原,差不多能把衣服换回来了吧?」
        矶贝悠马一边解开上衣的扣子,一边问道。
        结果前原阳斗笑眯眯地丢来两个字:「不要。」把矶贝悠马一噎。
        「……哈?别闹了,我放学还要去打工呢。」
        「那就这样去呗~一路顺风~」
        「……」


        第二天,片冈萌在和矶贝悠马一起把作业搬去教职员室时,发现了他肩线处的小口子。
        「矶贝,你肩膀那的衣服坏了。」
        「啊、又开线了吗,今天回去要缝结实点了。」
        那天在争抢之下,矶贝悠马的校服被扯坏了,前原阳斗很有负罪感地去借来了针线包,并坚持要亲自缝合衣物,结果不仅自己的手指被戳了好几下,裂口处也经常开线。
        想到那一天前原怕自己生气,不停地低头道歉,矶贝悠马忍不住勾起嘴角。
        ……明明针线活自己要拿手得多的。
        傻瓜。


7.cosplay
        矶贝悠马输了和前原阳斗的赌约,原本以为对方绝对会在一个较为私密的地方履行赌约的前原阳斗被约到了矶贝悠马打工的咖啡厅。
        「欢迎光临,佐藤太太这边请~」
        前原阳斗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店门口向路人发传单的女仆。
        喂喂……那个声音绝对是矶贝没错吧……
        那个身材有些高挑的女仆有着一头黑亮的长发,此时转过头来,琥珀色的眸子也看见了前原阳斗。
        「前原,你来了……」
        尽管一开始就知道,此时见了面却不可避免地尴尬起来。

        「哦,所以这是店长想出来为周年庆增长人气的方法?」
        「嗯……」
        看着对面低着头有些扭捏的女仆,前原阳斗感觉自己快要飙鼻血了……
        「前原,这可能不算是cosplay,但这次……」
        「不不不矶贝,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店长隐在幕后,看着面对面脸红得跟个苹果似的两个人,默默喝了口咖啡,深藏功与名。


8.逛街
        「诶?你问我和对方逛街的时候是怎样的吗?」
        「回答可能会平淡得让你失望哦~我家的那位啊,平时最喜欢逛10元店之类的了。」
        「不过这也是我爱他的原因之一啦……唔,倒不如说,我家的那位不论做什么都很耀眼,不论他做什——么我都喜欢♡」


9.和朋友消磨时间
        「前原你看,这是我最近才淘到的S级写真集哦!内容劲爆不说,这还是超稀有资源呢!居然能被我低价收到,唔嘿嘿嘿嘿……」
        冈岛大河一脸猥琐地向前原阳斗推荐自己的藏书。
        「哦!这个姐姐胸好大啊!」
        前原阳斗接过书,立刻兴致勃勃地翻看起来。
        「对吧对吧,而且长得超正点!」
        狐朋狗友呆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前原阳斗不知第几次看过钟后,这次终于不顾一旁还一脸兴奋的冈岛大河,合上了小黄书。
        「不好意思啊冈岛,我要去接人,先走一步咯。」
        冈岛大河听罢额上浮起暴怒的青筋。
        「前原你个混蛋,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又交女朋友了是吧!」
        明明是男朋友才对。
        前原阳斗回头向他吐了个舌头,出门直奔向自己的脚踏车,身后还传来冈岛大河「现充爆炸吧!」的怒嚎。
        那个笨蛋,明明是周末还打工到那么晚……不知道刚下班的他看见突然出现在店门前的自己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10.戴兽耳
        「矶贝~我又、来……了……」
        如往常一般跨入矶贝悠马打工的咖啡厅的前原阳斗在看见面前那黑色毛茸茸的物体时脚下一绊,差点摔进咖啡厅。
        黑色的猫耳似是听到了声音,抖了一抖,矶贝悠马转过头来。
        「啊是前原啊,欢迎光临~」

        「哦~原来这是店长接下的活啊,开发这个猫耳的机构想要实体测试,所以来找店长,相应的付些钱,然后回收你们的实验数据?」
        「是啊,店里的每个人都被要求戴上了这个……」
        矶贝悠马叹了口气,头顶的猫耳朵也耷拉了下来。
        「诶——不过一般这种事不都会找女仆咖啡厅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店里的顾客最近的确变多了,店长倒是很高兴……」
        矶贝悠马在戴着猫耳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脸红,前原阳斗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会感应脑电波从而做出不同姿态的猫耳啊……这不是超赞的吗!店长Good job!


        一个月之后。
        前原阳斗坐在电脑前兴奋地敲击着鼠标。
        「矶贝你看,在你们店做测试的那款猫耳已经上市了!据说之后还会推出配套的尾巴,也是感应脑电波来表现情绪的款式!」
        「……」
        「呐,矶贝,我们买吧,呐——」
        矶贝悠马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标价,红着脸背过了身。
        「不要,太贵了。」
        几个月之后,矶贝悠马生日的当天,还是收到了这一套装备。
        前原阳斗之后经常在想,这简直是他这十五年中做得最想给自己点赞的事了……


11.穿娃娃装
        「唔……噗!」
        「不许笑!」
        「哈哈哈!对不起前原,我实在忍不住……」
        看着矶贝悠马头顶两根一翘一翘的呆毛,前原阳斗的额头上爆出一个十字,恨不得冲上去把它们揪下来。
        所以说当初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赌约呢?
        「输的人要穿上洋装来逗矶贝的妹妹开心。」
        矶贝悠马的妹妹患了重感冒,想要逗小孩子开心,希望她能有点胃口,出发点是好的,没有问题;这个赌约,前原阳斗有十足的自信自己能赢,于是就能欣赏到矶贝悠马罕见的姿态,出发点非常好,没有问题。
        前原阳斗提出赌约时,对如此没悬念的事勾起一抹轻蔑的笑——于是最后问题来了,现在问外校话剧部的女生借来的这一套可爱的粉色洋装,穿在了他的身上。
        前原阳斗简直忍不住失意体前屈。
        「前原,」矶贝悠马认真中带着点笑意的声音传来,「谢谢你,我妹妹一定会很高兴的。」
        与那张笑脸对视了三秒,前原阳斗红着双颊移开了视线。
        笨蛋……笑容太耀眼了啊……


12.亲热
        「唔……嗯……哈啊……」
        从微微开启的门缝中,隐约可以看见室内旖旎的春光。
        「嗯……嗯哼!阳、阳斗,有人在看……唔!」
        真不愧是班长,这么快就暴露了。
        「啪嗒」一声,室内的灯被前原阳斗拉掉了,同时你感到背上一股恶寒。
        趁现在还是赶紧撤吧……


13.吃冰淇淋
        「矶贝。」
        在矶贝悠马反应过来之前,前原阳斗凑上前来舔了一下他的嘴角。
        「唔,巧克力好甜。」
        矶贝悠马脸瞬间红到了耳根,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前原你在干什么,这是大街上,被看到怎么办!」
        前原阳斗吐了吐舌头:「矶贝,我会对你负责的!」


14.性别转换
        清晨,是学生们赶着上学的时间。
        「喂,别走得太快了,应该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了。」
        「这一段路感觉人突然多了起来?」
        「这是当然的啊,因为每天这个时候,E班的班长和她的……啊,来了来了!」
        以两名女生为中心,路上的男性学生自觉地将中间的道路让了出来。右边的女生有一头漆黑顺直的及腰秀发,金色的眼眸在清晨日光的沐浴下仿佛宝石般闪闪发亮;左边的女生有一头橙色清爽的及肩短发,同色的眼睛不时闪过狡黠的光芒。
        路上本校的男生不禁想:为什么我们班没有这样的女生!
        「啊,悠马酱~」
        前原阳斗停下脚步,拈去飘落在矶贝悠马头顶的樱花花瓣。
        「沾到花瓣了的说~☆」
        前原阳斗手指拈着花瓣,侧了侧头给了矶贝悠马一个大大的wink。
        这时微风吹来,矶贝悠马将颊边的乱发捋到耳后,向前原阳斗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谢谢你啊,阳斗酱~」
        路边的男生集体阵亡——太可爱了!!


15.不同的着装风格
        「话说,这次杀老师给我们的礼物的设计,品味还真是不错啊。」
        「唔,你看起来好瘦,嫉妒~~」
        「喂,你看男生那边……」
        「哦!是矶贝和前原,都好帅啊……」
        「诶,脸红了脸红了!」
        「哈哈两个人都转头了,都怪你说得太大声了啦!」
        其实两人不是因为被女生夸奖而感到害羞,实在是觉得对方换上战袍的样子实在是……真的,有点帅。


16.晨起仪式
        踏入社会之后,前原阳斗和矶贝悠马就同居在了一起。
        当清晨的光线从窗帘的缝隙中射出时,前原阳斗率先睁开了眼睛。
        他将上半身撑起一点,在矶贝悠马柔和的睡颜上印下一个吻。
        「悠马,起床了。」
        「唔……」
        矶贝悠马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对着他露出一个微笑。
        「早啊,阳斗。」


17.搂抱
        「不要!阳斗前辈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飘扬而起的柔顺长发,一跃投入那人怀抱的身影,全都映入了街角琥珀色的双瞳里。
        他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他没有推开她。
        为了不做碍事的人,他从街角离开了。


18.一起做某事
        前原阳斗嘴里叼着笔,暂时从试卷上卡住的那道题里抽出注意力,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了前排的那个家伙。
        从小学开始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他们一直都在一起啊……连现在也是,一起坐在这个教室,学习暗杀、准备考试。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居然让他们两个同时遇上,还一起经历了,有时真是不得不感叹世界的奇妙啊……
        在小测试时伤春悲秋的前原阳斗同学,在班内的成绩排名下降了,获得「杀老师独家补习作业」x1,可喜可贺。


19.正装
        「诶?这次的舞会,男生的正装少了一套?」
        因为优先要处理些公事,矶贝悠马晚到了更衣室一步,结果被服装负责人遗憾地告知了这一消息。
        「但是……」


20.跳舞
        黑色短发的学生被前原阳斗半拖着踏入了舞池,尽管被牵着手,也随音乐动了起来,但是明显步伐僵硬,甚是无措。
        这时前原阳斗轻声指导了起来,被指导的一方动作明显流畅了起来——除却那几下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落在脚背的重重一踩。
        「想不到前原你还会跳女步啊,等这曲完了,我身上这多出来的一套女生制服一定要立刻让给你才是。」
        前原阳斗清楚看见矶贝悠马眼中闪过的点点寒光,只能干笑了两声。
        前原阳斗os:因为这是撩妹技能,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掌握了_(:_」∠)_


21.做饭/烘焙
        「唔……哇,超好吃啊这个!」
        前原阳斗见矶贝悠马站在一旁一脸得意地看着自己,再看了眼盘中的料理。
        真没想到这是昨天捞上来的金鱼啊……


22.并肩战斗
        「喂,矶贝,别想那么复杂,只要在倒棒大赛中赢过A班不就行了,小菜一碟!」
        不要忘了还有我跟你一起并肩战斗啊,傻瓜!


23.争吵
        夕阳下的狭小街道上,任何事物的影子都被拉得又细又长。
        矶贝悠马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脚步特别沉重。
        随着一声忽然出现的「矶贝悠马!」前原阳斗急速跑来,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突然说分手,这是什么意思?」
        他将手机屏展示在对方眼前,上面显示的赫然是放学时收到的短信。
        这个家伙,唯独今天居然走的那么快,自己差点没有追上他。
        「字面意思。」
        「矶贝,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突然?你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
        「你做了什么事,你还要来问我吗?我还是那几个字,我们分手吧。」
        「矶贝!」


24.和好
        「呜……前原你……混蛋……」
        街角的阴影里,黑发的国中生被橙发的一方抓住双手的手腕压制在墙上,两腿之间被对方的一条腿挤入,甚至唇舌也被对方纳入控制。两人的包凌乱的掉落在脚边,却已经无暇去在意它们。
        平时那个看上去一本正经的三年E班的Leader现在哭得像小猫一样,惹人怜爱得不行。
        「是是是,都是我不好,我的错,」轻柔吻去他眼角的泪水,低声地安慰他,「所以别哭了好吗?哭得我心疼。」
        「以后都不会再有了,我保证。」


        第二天,好不容易与矶贝悠马和好的前原阳斗又收到了来自别的女生的情书。
        「悠……悠马你听我说……」
        「前原,我们两个果然不适合,分手吧。」
        「悠马……QAQ」


25.凝视彼此的眼睛
        谁都没有想到,在拯救了杀老师之后,地球还是走向了毁灭。
        当初参与研究的发达国家利用反物质引爆的原理,挑起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还培养了许多身上种植了触手的战士——
        地球彻底变成了地狱。
        日本最后一个因为杀老师的庇护而得以平静的角落,也即将沦陷。

        三年E班的教室中此时聚满了人,矶贝悠马和前原阳斗也在其列。
        「阳斗……」
        矶贝悠马伸出手,握住了他的。
        「悠马。」
        前原阳斗听出了他声音中的迷惘,爽利的应答和手心里那一捏的力度同时传达了过来。
        他们紧紧牵着彼此的手,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再也没人说话。
        因为他们都知道,任何话语在此刻都是多余的。
        渐渐火舌肆虐,将这间充满了三年E班回忆的教室吞没殆尽。


26.结婚
        「呐,矶贝,你有没有想过结婚的事?」
        在自己家与矶贝悠马一起做功课的前原阳斗在铅笔的沙沙声中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唔……结婚啊……」
        矶贝悠马从埋首的作业中抬起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露出了一贯的微笑。
        「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吧,现在我家这么贫困,没有哪个女孩子会愿意和我结婚的。现在我最重要的,还是尽量帮母亲的忙,同时学业也不能落下。」
        前原阳斗被那个笑容闪了一脸。
        这家伙品德简直好得不像人类……
        「那喜欢的类型呢?类型总有吧?」
        矶贝悠马眨了眨眼睛。
        「类型……吗?」
        他快速地瞟了前原阳斗一眼,这一眼太快了,前原阳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他清楚地看见矶贝悠马的脸颊蓦地红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脸似乎也烧得厉害。
        「还、还是写作业吧。」
        「嗯,说的也是……」


        啊啊,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呢w

        

27.其中一人的生日
前原阳斗的场合:
拉灯。

矶贝悠马的场合:
拉灯。

        「喂,拉灯是什么鬼啦!这完全就是敷衍好吗!还有我的生日和阳斗的生日到底有什么区别啦(╯‵□′)╯︵┻━┻」
        「唔……我在上和你坐上来自己动的区别?」
        装作看风景的班长:「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28.做些滑稽的事情
        穿着白西服的前原阳斗扛着一大束红玫瑰冲到了身着管家服的矶贝悠马面前,大喊道:「迪莉娅!」
        就在一群人诧异的视线中,前原阳斗将玫瑰花束递到对方面前,同时喊出了下半句:「请嫁给我吧!」
        矶贝悠马无视一众从身后冒出小粉花的女生一脸黑线地指向一旁:「本次话剧中扮演女主角的应该是她吧……」


29.做些甜蜜的事情
        「矶贝,今天是pocky日呢。」
        前原阳斗嘴里咬着一根pocky靠近了矶贝悠马。
        「我们来做吧,从两头一起开始吃的游戏。」


30.做些热辣的事情
        前原阳斗被大力推倒在床上,还不等他起身,那人已一下跨坐在他腰上,封锁了他的动作。
        「喂,矶贝!」
        矶贝悠马此时双颊潮红、呼吸紊乱,一双含泪的金色眼眸在昏暗的灯光下折射出迷幻的色彩,然而手上却有些粗暴地像要挣脱自己的衣物。
        「矶贝,你醉了。」
        前原阳斗捉住他毫无章法扯着自己衣物的双手,抬起上半身靠近他的脸颊,在他耳边轻轻吐息。
        「放松,之后交给我就好了。」
        衣衫一件件掉落,室内的温度也渐渐升高……


        前原阳斗表示:酒真是个好东西(๑•̀ㅂ•́)و✧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