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うらぶ/冲田组]経過113日·上

*清安清无差,偏安清

*含有碎刀情节

*部分日语注意

*各位婶一定要好好对自己本丸的刀啊啊啊啊啊啊啊——来自一个零点多刚碎了安定的绝望的婶的通宵绝叫_(:








————————— 



       这是第一部队的刀剑男士们第一次踏上夜幕中的三条大桥,周围像浸在粘稠的墨水里一样,一切都寂静得可怕。 

       胁差带着两把短刀在先头侦查,三把打刀紧随其后。加州清光向和泉守兼定点了点头,两人在行进中交换了位置。 

       加州清光一边注意放轻脚下的步伐,一边转头看向队伍末尾的大和守安定——白色的围巾和他爱惜的浅葱色山纹羽织都变得破破烂烂的,像「那个人」一样扎得高高的马尾翘起凌乱的发尾。

       『这样一点都不可爱。』 

       「大和守安定,你没事吧?」 

       大和守安定像是之前在走神,听到原本和泉守兼定在的位置传来加州清光的声音明显让他愣了一下。 

       「加州清光?」

       「喂喂,你怎么在出阵的时候走神啊,说真的你今天没事吧?」

       大和守安定在倒退的风声中看向加州清光,溢满担忧的眼睛模糊地反映出自己的身影,染着血,和对方红色的眼眸融在一起。 

       「啊啊,没事的。」 

       『我现在看起来有那么狼狈吗?』 

       「你快回你的位置吧。」 

       『居然会让这家伙来替我担心。』 

       见加州清光仍然没有退回去的意思,甚至张了张嘴明显是还想说些什么,大和守安定在他发出声音之前出声打断了他。

       「在出阵的时候担心别人还不如多担心一下自己吧?你前两天手合的时候还输给了我呢。」 

       「你!」 

       『我就不该担心这个混蛋!』

       大和守安定看着回到前方的加州清光,连着那身着黑色洋服行进的背影,视界边缘黑暗的景物也再度变得模糊。

       这里发生的一切,是那一天冲田总司和加州清光所经历的,而大和守安定所没有经历的「历史」。 

       「历史」是大和守安定再次睁开眼后不知不觉间讨厌起来的一个词。作为刀剑男士被赋予肉体的他们,要履行保护历史的使命,哪怕那段历史是他们经历过的、被他们所厌恶的。 

       不是所有刀剑男士都有不愿面对的历史,但是就和本丸里大多数的刀剑一样,大和守安定也有他不愿面对的历史。

       那是他陪伴冲田总司走过的,最后的那段日子。 

       在他目不所及的那一天,在他看不到的池田屋,冲田总司吐血晕倒,连那把平时总跟他争抢冲田君的红色打刀,也永远留在了那个夜里。 

       之后他一个人跟在冲田总司身边,目送新撰组内一个又一个昔日伙伴的离去;直到那一天,日复一日的咳嗽声中,那个人也永远闭上了双眼…… 

       穿过三条大桥,前方就是池田屋。 冲田总司此刻,正在屋内浴血奋战吧……

       『冲田君,要是不在这里勉强自己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活得长一点了呢?』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把身为刀剑男士的使命告知自己的审神者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


       冲田君的命运是不能改变的……










       ……吗? 




————————— 




       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突然,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 

       金属切开肉体的声音,这是他们曾经生为刀剑时最熟悉的声音——但是现在,这是让加州清光捂住耳朵,都无法阻断从脚底直窜上头顶的恐惧。

       「——安定!!!」

       飞快上前架开那把还欲落下的妖刀,落在臂弯里的身体却似乎已经开始失去重量。

       周围的同伴见陡生变故都立刻赶来围拢在两人身边,抵御周围的妖刀。 

       「安定!安定!」

       加州清光抱紧大和守安定,使劲呼唤他的名字,手中黏滑的湿热触感让他恐惧得无以复加。 

       「……加州清光……」 

       「安定!?」 

       大和守安定蓝色的眼睛睁开了一点,眼神非常浑浊,但他仍然努力看向抱着他的加州清光。 

       听到他叫了他的名字,加州清光一下子全身颤抖,弯下腰紧紧抱住了他,翘起的发尾扎在了他的脸上,但他已经感觉不到了。

       「……你还是一样……一点都不可爱……」 

       『但是这样……』大和守安定看了看加州清光没有受伤的身体,『你也能陪在冲田君身边了吧……』 

       因为拥抱的姿势,两人的嘴都在对方的耳畔,但大和守安定没有听见加州清光在说什么,他也只是用耳语的音量,说出了只有加州清光能听见的话语。 

       「沖田くん……やっと……傍に……」



       本丸还在下着雨,提前得到消息的审神者没有打伞,在时空传送的金色光芒出现的那一刻就向院中跑去。

       审神者让药研藤四郎扶着重伤的五虎退立刻去手入室手入,接着转向了剩下的三个人,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安定……真的……」 

       「对不起,主上!」担任本次出征队长的鯰尾藤四郎弯下了腰,「全都是我这个队长的责任!」 

       「不,全都是我的错……」 

       审神者用颤抖的声音打断了他,走向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正默默站在他身旁,而加州清光怀中用洋服外套包着的,是大和守安定的碎片,本丸连绵的雨水,已经冲走了上面大部分的血迹,让裂口更显突出。 

       审神者伸出手,指腹轻轻触上了刃面——冰冷的、金属的触感。 

       「鯰尾和和泉守,你们也快去手入吧。」

       审神者咬了咬下唇,似乎在为说出下一句话而下决心。

       而加州清光知道,那一定是对他说的。 

       「……清光,」审神者终于发出了声音,「能跟我来一下吗。」

       加州清光抱着大和守安定的碎片,原本在胸口恐慌乱跳的心脏在听到这句话后忽然安静了下来。 

       他低垂下红色的眼眸,被雨水打湿的刘海发尾滴着水珠。

       他苍白的唇角微微翘起。

       「是,主上。」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如此平静地说道。





—————————




       加州清光将准备好的材料再次投入熔炉,融化着玉钢的火舌跳跃着,明明灭灭得将他的脸庞映照得橙红一片,汗水不断从鬓角滴落。


       「清光,」审神者说,「你要不要锻刀?」 

       没有等他回话,审神者又说:「你可以拒绝,我只是想问问你,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拜托其他人……」 

       「主上。」

       他和审神者面对面跪坐在审神者的房间里,他的腿上还放着黑色洋服包裹的刀剑碎片。

       「请让我来吧。」 


       「……请让我来,锻刀。」


       审神者听了他的话,努力克制自己难过的表情,轻声说道。 

       「那一切就都交给你了。」


       明灭的火光中,加州清光为新来的刀剑男士指明审神者的房间后,再次将新的材料投入熔炉。 

       方才的出阵,虽然大和守安定和以往一样,热衷于使出真剑必杀,但明显状态比以往都要亢奋,总是冲在队伍的前方,甚至还抢杀他人的对手,这也是为什么除了大和守安定只有五虎退一个人重伤的原因。 

       自己明明察觉到了他的不同寻常,为什么没有多注意一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已经锻了将近十把刀,审神者给了很多手伝い札,却都没有见到那熟悉的身影。 

       据说内心的状态对锻刀的结果有非常大的影响,而现在的自己……

       『果然……不行吗……』 

       看着锻冶所上显示出「01:30」的数字,加州清光再次使用了手伝い札。

       一道白光过后,刺目的浅葱色山纹,飘落在身后的雪白织物,发尾凌乱翘起的绑高马尾,睫下惹人怜爱的小巧泪痣,睁开的双眼是一对清澈得如同湖水一般的蓝色眼瞳。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大和守安定。扱いにくいけど、いい剣のつもり。」







 —tbc—









碎碎念:

三条大桥boss点前倒数第二个点,安定碎的时候我是脑子一片空白的……

我家安定特别喜欢真剑必杀,只要中伤状态被砍到一下十次里有九次会真剑必杀

清光也在队伍里,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而且清光神奇的在六图一滴血都没掉……

队伍回来我还专业给自己补刀,我让冲田组去了畑当番,现在畑当番已经没人了……


还有我碰上了一个微妙的bug

队伍里带了兼桑,但是没触发三条大桥的回想

三条大桥回想里安定说他要保护冲田君的命运,谁都不能改变

……然而我没触发回想,安定就(

然后关于锻刀,我想了想还是让清光锻了,原来就是一直让清光做近侍的

我就想着全交给你吧……

用安定的配方出了清光,用了三个清光的配方,第三个出了安定

……我的本丸,都没同人什么事了,然而我不想要这种全是刀的展开啊嘤嘤嘤

最后,各位婶,一定要好好对待自己本丸的刀……能氪御守就氪吧我现在非常后悔如果现在氪天价能复活我也愿意氪(然而没有(x)

评论 ( 1 )
热度 ( 46 )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