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うらぶ/冲田组]経過113日·下

*清安清无差,偏安清

*含有碎刀情节

*部分日语注意







————————— 



       月色笼罩的阴暗廊下,换上内番服的加州清光赤脚踏在冰凉的地板上。

       这是一条正对着田地的走廊,远远能看见田里生长的作物。然而现在是晚上,就算月光好的时候也只能看到黑糊糊的植物轮廓,更何况现在刚下完雨,乌云还舍不得将刚刚洗刷洁净的月亮放出来。 

       加州清光扶着廊柱坐下,望着飘着雾气的田间那些影影绰绰。 

       今天轮到他和大和守安定当番,他似乎总能在脑海里想象出审神者坏笑着在当番表「畑当番」的位置写上自己的名字,明明自己一直在抱怨讨厌会弄脏的工作。 

       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轮到他当番的时候,大和守安定总会和他一起。 有一次他问了大和守安定这个问题。 

       「没有人知道审神者到底在想什么,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好像还真是这样。 

       于是他很快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在当番的时候因自己不时露出的懒散姿态而引起对方的不满,接着开始了日常不可缺少的拌嘴。 

       一天又一天,就这样在吵闹中度过。 


       今天的田间,真安静啊。 


       田边有一个稍大点的黑色影子,那是储放工具的小屋。出阵前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一起将农具收拾了摆放进去。

       加州清光将头靠上廊柱,望向天上流动的乌云,缝隙间露出了点点月光,加州清光回想起大和守安定初到本丸的那一天。 

       那时候的本丸一直风和日丽,出阵的第一部队凯旋归来,在路上捡了几把刀回来,其中一把就是大和守安定。 

       看到大和守安定的那一刻,他不止在心里想,也说了出来。 

       「大和守安定,你来得真晚啊。」 

       除了长曾弥虎彻,昔日同在新撰组的伙伴都已经在本丸生活好久了。 

       大和守安定抬起他的蓝眼睛,不咸不淡地看向加州清光。 

       「啊,什么啊,加州清光,你已经来了啊。」 

       「我可是最早在这个本丸的刀啊,是你来的太慢了。」 

       ——『这家伙,不止难用,性格也一点都不可爱!』

       这是两人以获得肉体的姿态再次相见后对对方留下的第一印象。 

       虽然两人仍然互相嫌弃,但是见到对方的一刹那,一股带着淡淡温度的熟悉感包裹上了心脏。 

       让人有点欣慰。 

       当大和守安定从第二梯队升上第一梯队,两人再次一同出阵时,加州清光又听到了那熟悉的「首落ちで死ね」,战斗的间隙看到那人带着血意的笑容,让他想起之前在第一部队时,一期一振在出阵间隙被药研藤四郎叫去,为了安慰刚刚出阵归来的第二部队的栗田口短刀们。而把短刀们吓哭的罪魁祸首,不是凶悍的时间溯行军的妖刀,而是大和守安定。 

       不过他一点都不意外,大和守安定那宛如人格分裂一般的病娇性格,会吓坏娇小的短刀们也是情理之中。(「病娇」这个词是从审神者那听来的) 

       随着共同出阵次数的增多,加州清光敢打保票,大和守安定绝对是全本丸使出真剑必杀次数最多的人了。 

       随着大和守安定喊出「沖田譲りの、冴えた一撃!」刀身漂亮地没入最后一把妖刀的躯体,又一队时间溯行军被歼灭了。

       看着拿到「誉」的大和守安定露出人畜无害的乖巧笑容说道:「ありがとう、嬉しいよ」加州清光露出一个有点无奈的笑容。 






————————— 



       「踏踏」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紧接着传来了大和守安定的声音。 

       「加州清光,你在这啊。」 

       加州清光保持着将头靠在廊柱上的姿势,连眼睛都没有转向大和守安定,只淡淡地应了一声。 

       「困的话就回房睡吧,」大和守安定走到了他的旁边,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走廊对面大片的黑暗,「什么啊,你在看田啊。」 

       「你看得清啊?」 

       大和守安定知道加州清光是在问那片黑暗。 

       「感觉就是田嘛,看轮廓也像。田地啊……想起了家乡呢。」 

       加州清光再次陷入沉默,斜靠着廊柱一动也不动。 

       大和守安定低头看他。 

       「能坐在你旁边吗?」 

       「あぁ」

       大和守安定坐在了廊下,双脚和加州清光一样悬空垂着。 

       「加州清光,你比我先来了啊。」 

       加州清光没有理他,大和守安定侧过脸看着他。 

       是因为有了肉体的关系吗?跟印象中变了好多,明明以前是个更闹腾的家伙…… 

       「刚刚审神者……啊应该叫主上吗(小声),主上给了我这个。」 

       加州清光侧过眼睛,看向大和守安定手中拿着的蓝色御守。 

       「这是做什么用的呢?」 

       「既然是主上给的,」加州清光终于动了,却是站了起来,「那你就好好拿着。」 

       他背对着大和守安定走向走廊深处。 

       「加州清光,你不打算对我说什么吗。」 

       「……」 

       「等等。」 

       没有停下步伐。 

       「加州清光。」 

       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他的手腕忽然被抓住。 

       「主上说,我和你住一个房间。」 


       「你不打算告诉我,我今晚睡哪吗?」 





————————— 



       第二天起床后,大和守安定怀疑地问自己,昨天那个异常沉默的加州清光是否真的存在过。 

       「啊,好疼。」 

       又一次被撂倒在地的大和守安定揉了揉摔疼的屁股。 

       「喂喂,我记得你以前跟我打架的时候还比现在厉害呢。」 

       加州清光扛着竹刀,挑起一边眉有些好笑地看着地上的大和守安定。今天他被安排和大和守安定手合。 

       「没办法啊,刚刚获得人类的肉体,适应起来意外地费精力啊。」 

       大和守安定从地上爬起来,重新握好竹刀虚空挥动两下。 

       「是啊,实战的感觉和手合也不一样,你快点积累经验吧,不然我和你切磋就像在虐菜一样,我也很不爽啊。」 

       「『虐菜』?」 

       「主上告诉我的,翻译一下的话就是类似于『欺负小朋友』之类的吧?」 

       随着一声「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的竹刀也重重砸了过来。 

       当然,被加州清光很轻易地架住了。 


       关于那天夜里加州清光异常沉默的原因,大和守安定在第一次与审神者见面时就知道了。 

       ——在他之前,随第一部队出征,破坏在三条大桥的「大和守安定」。 


       「清光他,和安定的感情其实很好的。」审神者的眼睛很悲伤,「但是因为顾虑我,所以才装出坚强的样子吧……」 

       「安定,」审神者看向他,「你要代替我,多照顾清光啊。」 


       从他来本丸的第一天起,加州清光就什么也没对他说,他自然也没什么要对加州清光说的。 

       但是在每天的日常起居、战斗的间隙,他也常常会发呆想些没用的事情。 

       就比如像现在,大和守安定静静地躺在被子里,背后传来加州清光轻微的呼吸声。 

       以前的「大和守安定」这个时候会做些什么?他会和加州清光说话吗?他们两个会说些什么? 

       忽然意识到自己又在思考这些无聊的事情,大和守安定将被子蒙住头,强迫自己放空思绪陷入睡眠。 

       然而人在那么做的时候,心里会变得越来越烦,反而起到反效果更加睡不着。 

       事实证明,刀也是一样。 

       就在大和守安定想着要不要干脆起来到院子里晃一圈再回来接着睡的时候—— 

       「……安定。」 

       轻得像是一句从睡梦中传出的呢喃,那是加州清光的声音。 

       先于自己的意识,大和守安定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安静的和室中响起。

       「清光?」 

       「……——诶???」 

       「哇啊——!!」 

       完全没有想到加州清光是清醒着的,被突然暴起的他吓了一跳,大和守安定也坐了起来。 

       「笨、笨蛋!为什么你这么晚了还醒着!」 

       「哈?」 

       「还有,你的反应很奇怪诶!一般情况下,会说……会说……总之你很奇怪啊!」 

       「……哈啊?」 

       被连续一连串话弄得一头雾水的大和守安定放弃了去理解加州清光在说什么,因为他注意到了对方此时红到耳根的不正常脸色。 

       「你发烧了吗?」 

       加州清光突然闭上了嘴,一下子背对着大和守安定倒在床褥上,并且将被子整个蒙住了头。 

       「睡了。晚安。」 

       大和守安定定定地看了那个团子两秒,开口道:「你不会是第一次被『我』叫名字吧?」 

       「……」 

       加州清光大概是在装死吧,被子一动也没动。 

       怎么可能呢。 

       大和守安定重新躺下。 

       是啊,怎么可能……呢…… 


       然后,他睡着了。





 ————————— 



       今天,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被安排到了田当番。 

       加州清光一脸的不情愿:「任せちゃでいい?俺、汚れる仕事嫌いだしー?」 

       是加州清光会说出的话。 

       大和守安定下一秒毫不留情地斥责回去:「こら、さぼるんじゃない」

       加州清光无奈地开始挥动锄头,但是没过多久,大和守安定带着惊讶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 

       「清光,你怎么了?」 

       「诶?」 

       因为戴着手套,加州清光拿露出的手臂擦了下脸—— 


       湿湿的水,大概还咸咸的。 

       是汗吧。 

       真厉害,眼睛也会出汗呢。 


       「安定……」

       加州清光听到自己声音里明显的颤音,他使劲想把它压下去。 

       大和守安定在发出问题的一瞬,就立即丢掉了手中的农具,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加州清光,将他拥抱在怀里。 

       加州清光的手用力地攀上了他的脊背。 

       「我流了好多汗……」 

       明明鼻音就很重。 

       「……嗯,我知道。」 

       大和守安定闭上双眼,静静感受怀中的颤抖。 

       「汗,真的流了好多啊。」 






————————— 



       大和守安定再次检查了下自己的护甲,然后抬头看向站在时间穿梭机器前的人——黑色挺拔的洋服,这是出征时加州清光的装束。 

       加州清光大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活泼的短刀们立刻回答:「好了好了——队长快出发吧!」 

       「那么……」加州清光熟练地操作时间穿梭机器,按下了最后一个按钮,「目的地江户,远征出发!」 

       亮起的金色光芒中,大和守安定看向加州清光。加州清光也正看向他,薄唇微微翘起,连着嘴角的痣也变得活泼起来。 

       大和守安定也笑起来。 

       「——あぁ,远征,出发吧!」 









—end—





碎碎念:

完啦——

我也要和新来的安定好好相处呢quq

去check了一下回想收录,明明三条大桥回想收录了,为什么第一次去三条大桥的时候回想没有放出来呢……

嗯……这篇的刀基本上全是我家本丸的实际发散(所以为什么我家本丸全是刀……

还有对不起清光突然有些迷之少女

不过我觉得清光就算少女一点也完全没有违和感

感情什么的写的比较晦涩,内容也很开放,大家自行理解吧qwq

评论
热度 ( 36 )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