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うらぶ/冲田组]朝朝暮暮04

传送门:01 02 03 04下 05 06上 06下 番外1 

*幼年付丧神设定

*不要乱给小孩灌酒

*新的一年立个惯例flag,我想要高产似母猪(你闭嘴





—————————


       如果有两个幼年付丧神对你说,他们早上见到的次郎太刀身上带着淡淡的清酒香气,你别不信,那一定是次郎太刀刚起床,还没来得及喝酒。 

       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找到盛开的樱花树下时,看到的就是一个打着酒嗝隔着两米远都能闻到一股酒气的酒鬼侧躺着在给自己灌酒。 

       「次郎さん,你知道加州さん和大和守さん在哪里吗?」 

       短刀们遍寻不到付丧神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于是开始向本丸别的刀剑男士打听情报。一直在走廊上喝茶的莺丸告诉两振栗田口短刀,他看到次郎太刀领着两个付丧神去了樱树下,于是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寻了过来,却没有看到他们要找的人,只有一个醉鬼横躺在樱色里,霸占一片美景。 

       次郎太刀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这才悠悠地回答道:「之前他们是在我这里,但是刚刚烛台切特地跑来告诉他们第一部队出阵归来了,我就又变成一个人了……」 

       次郎太刀低落地叹了口气,又委屈地呡了一口酒。 

       「……是这样吗,那打扰了。」 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担忧地看了眼地上狼藉的杯盏,寻思着还是先回去告诉药研吧。 




       受了轻伤的大和守安定站在手入室门口,目送审神者带着率先接受治疗的两振刀剑消失在关起的门扉后,这才注意到从审神者接到消息赶来起,加州清光就不见踪影。他急急追出门去,果然在回房的路上看到了踉踉跄跄的加州清光。 

       他抢上前架住他的胳膊让他靠着自己走路,一边斥责道:「清光,你要干什么!」 

       加州清光本想做出嫌弃的表情,却因为牵扯到伤口而有些扭曲:「别扶我,我自己能走。」 

       他拿着本体的右手推了大和守安定一下,却因为太无力而放弃了。 

       大和守安定担心地皱起眉:「你就别逞强了,明明伤得那么重,还让笑面青江先手入。」 

       「笑面青江也伤得很重啊,」加州清光撇撇嘴,反抗无效的他干脆将大部分体重交给了大和守安定,的确感觉轻松了一些,「而且我得先换套衣服,这么破破烂烂的可不能让主上看见……」 

       大和守安定叹了口气:「你啊……那一会儿你在房间里好好等着,我去要点绷带和药膏先应急处理一下。」 

       「是、是!知道啦!」 

       扶着加州清光坐到房间的榻榻米上,大和守安定如约离开去取药品。 

       等他走远了,加州清光瘫在榻榻米上又狠狠喘了两口气,这才挣扎着爬起来处理身上的衣物。

       黏膩的血液把布料和伤口都糊在了一起,分离的时候带起一串激痛。加州清光咬着牙,他必须分出一些注意力来压抑那些丢人的声音。 

       洋服外套、黑色马甲、红色围巾,一件件脱下扔在身边,在他将衬衫衣扣由上而下解了一半的时候,被痛觉撕扯的神经忽然察觉了一丝不对劲——他蓦然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幼年付丧神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显然是被加州清光这副模样给慑住了,整个人僵在门口,手紧紧扒着门框,唇瓣颤抖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加州清光顺着他的视线才记起自己脱下了颈间的围巾,窘迫地抬手遮起丑陋的伤疤。

       然而已经晚了,那道骇人的伤疤已深深印入大和守安定的脑海,他虽然一下说不出话,滚烫的泪水却一下子盈满眼眶,「啪嗒啪嗒」地滚落下来。 

       加州清光扯起一旁浸染了血腥的红色围巾胡乱围了两下,冲上前来抱住了幼小的付丧神。 

       「没事的,都已经过去了,没事的……」 

       然而他的安慰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倒是呆呆被他拥住的大和守安定仿佛被他温热的体温唤回了神,伸出小手紧紧回抱住他,大声哭了出来。 

       加州清光更加不知所措,他记忆中的大和守安定从来不会像这样哭泣。面前的付丧神虽然是个孩子,但是他是大和守安定啊,而且正在嚎啕大哭。从未面对过这种情况的加州清光只能笨拙地拍着他的背安慰他,然而大和守安定越哭越凶,怎么都止不住。 

       当年加州清光的本体于池田屋折断了刀尖,失去了依凭物,付丧神的他消散了形体,这之后的事全都无法用他的双眼亲历。而这个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大和守安定,仅仅是看到他脖子上的伤痕,作为付丧神本能的直觉都让他如此哭泣,当年的大和守安定如何更是可想而知。 

       本该沉湎于历史长河的事实突然被这样赤裸裸摆在眼前,加州清光感到仿佛再次折断般的痛楚,但是这一次伤在了心上。 

       大和守安定哭得满脸通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任凭加州清光换着法子劝慰,他最多摇摇头,然后加重手上的力道,倒好像此刻最应该伤心的不是他,而是他用力去抱紧的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感受到来自胸腔深处的颤抖,随即他的眼眶异常酸痛——天啊,快停下来吧!不然他会忍不住…… 

       捕捉到走廊拐角一叠杂乱的足音响起,加州清光求救一般抬起头,看向赶来的大和守安定,还有他身后跟着的幼年付丧神加州清光,两人手中都拿着药品,显然是回来的途中听到哭声跑来的。 

       「这是怎么了啊?」 

       惊讶于加州清光眼里明显的水汽,大和守安定却没有作声,而是立刻蹲下身,把手中的药品放下转而一起安慰抽噎得可怜的付丧神大和守安定。 

       付丧神加州清光一时怔愣地看着乱作一团的三人,他将手中的绷带放下,坐立不安地站在一旁呆呆看着越哭越伤心的大和守安定。 

       慌乱的刀剑男士们温言细语劝慰着付丧神,大和守安定却摇摇头,将脸深深埋入加州清光怀里。 

       『都怪那些该死的日本酒!』 

       付丧神加州清光心里忽然升起一股说不出的悲戚,他对着付丧神大和守安定的方向用尽全身力气吼道:「安定你这个大笨蛋!」转身夺门而去。 

       大和守安定这时才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向空荡荡的门口,他下意识想要起身去追,却察觉到手中紧紧攥着的衬衫布料,还在流泪的眸子看向加州清光。

       「你去吧,没事的,这里有我。」 

       大和守安定伸手揽住加州清光的肩,对他点点头。 

       望着大和守安定急急追出去的背影,在逐渐远去的足音中加州清光轻轻露出一个苦笑:「我居然还要让一个小鬼来安慰。」 

       那双手,和现在这个他看惯了的大和守安定不一样,那是沉睡在记忆中,甚至都想不大起来的小小的模样—— 

       那么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他。 

       他怎么会忘记呢,彻底失去意识前,那个人染血的身影清晰地映在他的刀身上,屯所里还在等待的笨蛋总是会钻牛角尖,事情结束之后—— 

       「清光……」 

       大和守安定的声音打断了他差点失控的思想。 

       大和守安定从背后拥住了加州清光,他的脸埋在加州清光背后,闷闷的声音传入加州清光耳中。 

       「喂喂,你干嘛突然那么沉重啊。」

       加州清光的语气明显是打算故作轻松,但是似乎不怎么成功。他抬起一只手搭在了大和守安定环住他脖颈的手臂上。 

       「我很感谢我们现在的主人,」大和守安定保持着低头的姿势,声音却沉稳地传来,「因为这位大人的灵力,现在我们像这样再次苏醒于现世,能再次见到你,我很高兴。」 

       两人之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加州清光看不见大和守安定现在的表情,同样的,大和守安定也看不见加州清光现在的表情,但他们同时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从互相接触的部分传递过来,那是有血有肉、实实在在的肉身的触感。 

       「安定。」 

       加州清光打破了沉默。 

       「嗯?」 

       大和守安定稍稍抬起头。加州清光耳垂下的耳坠微微晃动,在昏暗的和室内反射着脆弱的光芒。 

       「再这样保持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好。」 

       不止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也需要通过某种方式来获取安慰。 

       两个相似的灵魂互相依偎,静静消化着某些共通的伤痕。






—TBC—




碎碎念:

这是在最开始就想着要写的一部分,不出意外地爆字数了(x)然而感觉还是没有很好地表达出来(这个时候感受到了自己的渣文力

这篇文两边的冲田组合起来才是一条完整的线,我会加油在下一章小冲田组视角把想表达的都尽量表达出来quq

评论 ( 7 )
热度 ( 105 )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