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うらぶ/冲田组]朝朝暮暮04·Side Story

传送门:01 02 03 04上 05  06上 06下 番外1 

*发酒疯的付丧神设定




—————————


       碧蓝的天空又高又远,柔软的白云一点一点地挪动着,凉爽的秋风吹过,草坪像波浪一样翻腾,远处的草木清香乘着风被带到了面前。

       需四五人合抱的粗壮枝干之上,红红粉粉的樱花满开在枝头,沉甸甸地不时摇晃,飘飘扬扬抖落一地樱粉。

       「真厉害啊,秋天樱花居然也会盛开……」

       付丧神大和守安定端坐着,抬着头睁大眼睛望向盛开的樱花树冠,一瓣樱花悠悠飘落,正好落进了他双手捧着的瓷白酒盏里。

       次郎太刀看到幼年付丧神脸上开心的神色,笑着晃了晃酒瓶,「一定是它也想让你们看到它的美丽,呀我们本丸净是一些性格独特的孩子啊~」

       加州清光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他在大和守安定专注地盯着樱花看的时候,眉头有些纠结地盯着杯盏中清澈的酒液。

       其实还在试卫馆的时候,看了几次冲田总司和近藤勇、土方岁三三人喝酒的热闹后,他和安定就提出过想和冲田一起喝酒,被对方以「小孩子不能喝酒」的理由拒绝了。明明他们是付丧神,因为灵力的问题现在是以幼童的姿态化形罢了,冲田总司老是把他们两个当小孩儿看。

       加州清光缓缓地将杯沿靠上嘴唇,紧紧闭上眼睛,照着记忆里的样子猛喝了一口。次郎太刀拿出来待客的都是上好的日本酒,看似清冽如纯水的液体经过喉咙时留下一路烧灼感,直抵胃部,强烈的刺激给喉管带来了负担。

       「咳咳!咳!」

       「啊哈哈哈,加州是第一次喝酒吧?」

       看到加州清光被呛得咳出眼泪,次郎太刀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笑了起来,虽然这个「过来人」和他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他看了很多被他怂恿后第一次喝酒的人的样子,比如现在这样。

       加州清光用手背捂着嘴,渐渐平复下咳嗽后,还泛着水光的眼睛却折射出了新奇的色彩:「好喝!」

       「对吧?」次郎太刀自豪的挺起了胸膛,「人生,少了酒怎么行!不过一开始觉得太冲的话,可以先小口喝适应一下哦~」

       仿佛是对照次郎太刀这句话的范本,大和守安定在此时恰到好处地捧起杯盏轻抿了一口,转向加州清光:「冲田君也是这么喝酒的呢。」

       听到「冲田君」三个字,加州清光仿佛被打开了什么开关:「冲田君是因为喝快了会咳嗽,上次原田先生那么喝的时候,冲田君一直在旁边说『好厉害』呢!」

       果然听加州清光这么说,大和守安定立马上钩了:「……!那……那样的话,我也可以!我才不会像清光一样喝一口就被呛得咳嗽。」

       「你要比试比试吗?」

       「比就比!」

       两人同时拿起盛满酒的杯盏,杀气腾腾地看着对方。

       「给你看看我的实力!」

       随着大和守安定话音落下,两人同时抬起酒盏一口闷下,途中安定被呛了一下,输了这一局。

       「哼哼,刚刚是谁说要给我看看他的实力的?」

       面对加州清光一脸的得意,大和守安定涨红了脸,第一次喝酒的他刚刚那一口实在够呛。

       「刚刚是被呛到了不算,再来比一次!」

       「好啊,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场面热闹起来最开心的那肯定是次郎太刀了,光速负责为两个付丧神斟满酒,一边大声笑着:「哈哈,尽管喝尽管喝!好酒还有很多呢!」

       一开始两个付丧神还是用杯盏比,到后来直接换了酒瓶,次郎太刀打着拍子为两个人加油鼓劲。

       直到一个右眼戴着眼罩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次郎太刀看着他,心里升起了败兴的不祥预感。

       「我是烛台切光忠,」黑衣男子做着自我介绍,「第一部队回来了,我觉得应该来通知你们一下。」

 

       极速奔跑在走廊里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从与次郎太刀道别后,晕晕乎乎的脑海里就一直回荡着一句话:「与检非违使交战,多人严重负伤。」

       他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他们怎么样?受伤了吗?伤得重不重?

       烛台切光忠不知道,他也只是刚得了消息。

       「你们可以去手入室看看。」

       于是现在两个付丧神奔跑在走廊里,并且在拐角处撞上了刀剑男士大和守安定。

       「啊,好疼……」

       两个大和守安定同时呻吟出声,一个揉着额头,一个复杂一点,想要揉肚子却因为牵扯到伤口不敢动弹。

       「安定,你没事吧!」

       加州清光担忧地看着大的那个大和守安定,他全身多处染着血污,衣服也破破烂烂的。

       「我没事,清光伤得比我重多了,我现在要去拿绷带和药品。」

       「我来帮忙!」

       对主动请缨的加州清光点点头,大和守安定看向付丧神大和守安定,道:「安定,清光在前面的房间,你去帮我看着他,别让他胡来。」

       付丧神大和守安定点点头,围巾随着他的跑动划出一道白线消失在走廊尽头,刀剑男士大和守安定则领着付丧神加州清光走向相反的方向。

 

       头好晕,脑袋里好像有一团浆糊……

       之前喝的酒后劲似乎上来了,大和守安定甩甩头,强迫自己精神起来。

       前面就是长大的大和守安定说的房间了,然而第一眼见到房间内的景象,伴随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让他一时无法发出声音,扒住门框支撑住摇晃的身体。

       那个跪坐在榻榻米上的,是长大后的加州清光,他全身都破破烂烂的,这里那里全都染满了血污,连头发都散开了,站在门口的他还能听到压抑的吸气声。

       好严重的伤……

       和他朝夕相处的加州清光从来没有受过那么重的伤。

       他还知道,加州清光虽然是把刀,但是很怕疼。

       房间里的加州清光没有注意到他,将之后会妨碍到包扎的衣物一件件脱下。当那条猩红的围巾随着那双苍白的手被扯下时,大和守安定的双眼定住了。

       那是一道伤疤,像一个项圈一样紧紧箍在加州清光纤细苍白的脖子上,脖颈前的创面较大,呈月牙型消失在脖子背面。

       付丧神一般不会轻易留下伤疤,只要做好本体的手入工作,付丧神身体上的疤痕也会随之愈合;相对应的,如果付丧神身上留下了伤疤,那就说明一定是本体出了什么问题。

       脖子上那样大面积、样貌狰狞的伤疤,受伤的时候就算头断掉也没什么奇怪的……

       那样的话,本体……本体会变成什么样……?

       付丧神加州清光,会发生什么……?

       大概是因为醉酒,大和守安定的脑子似乎无法好好运转起来,身体也只能僵硬地靠着门框,一动也动不了。

       也许是他盯的时间实在太久了,也许是房间内的加州清光意识从连绵的疼痛中游离了一下,加州清光忽然狼狈地转过头,看见了他。

       加州清光愣了一下,才忽然惊觉什么,抬起手掩住了脖子。

       看到加州清光遮住脖子的动作,大和守安定忽然心痛得无以复加。

       那样的伤疤,根本不用细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看到的一瞬间,那究竟意味着怎样的结果,付丧神的本能就已经告诉了他。

       大和守安定仍然说不出话,也动不了,但是发热的眼眶里却盈满了眼泪,「啪嗒啪嗒」直往下掉。

       在加州清光抱住他的那一刻,他忽然明白了是什么让他无法动弹——那是名为「恐惧」的情绪。他害怕失去加州清光,这个有着温热躯体、会和他贫嘴、会和他打闹、会和他抢冲田君的加州清光。

       大和守安定觉得伤心得快死了,酒精的作用让他更加无法思考,他只知道他讨厌这样,他不想加州清光死!

       有些缺氧的大脑对周围的认知都变得不太真实,他听到长大的大和守安定进入了房间,和加州清光一起安慰他,虽然他下意识地知道这样会让那两个人很困扰,但是他心里不安得无可奈何,只能更紧地抱住加州清光来确认他的存在。

       直到一声「安定你这个大笨蛋!」才让他回过神来,从加州清光怀中抬起头时,目光却只捕捉到消失在门口的一片衣角。

       那是付丧神加州清光,他刚刚都没注意到他。是啊,大和守安定都回来了,跟着他一起的加州清光肯定也回来了,那刚刚的一切他全都看见了?

       大和守安定觉得很窘迫,他觉得他做错了什么却无法很好地表达出来,下意识想要去追加州清光,却感觉到自己手中衬衫布料的触感,他愣愣地回头,看向这边的加州清光。

       刀剑男士大和守安定温柔中夹杂着坚定的声音响起。


       「你去吧。」

       「没事的。」

       「这里有我。」


       三个简短的句子,以成长后的声线在此时被道出,让人的心也变得沉稳起来。

       看着对方揽在加州清光肩上的手,付丧神大和守安定终于松开了一直紧握在手中的加州清光的衬衣,向门外飞奔而去。

 

       付丧神加州清光刚刚一阵疾跑,此时渐渐放慢了速度,刚刚岔开的注意力也重新回拢,脑海中晕晕乎乎的醉酒感又翻涌上来。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安定为什么会抱着长大的他哭成那样。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是新撰组剑术第一高手冲田总司的爱刀,有着「壬生狼」外号的他们怎么能随随便便哭泣呢。以前就算受伤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大和守安定掉一滴眼泪。

       加州清光在心里下了定论:一定是之前喝酒的关系,因为他现在自己就忍耐着从胃部泛上的恶心感。

       刚刚和安定拼酒的时候可能实在有点勉强了,不管是他还是安定。从在日野开始,总司就一直没让他们碰酒,总说那不是好东西,但是他自己却经常和近藤先生和土方先生喝酒。

       回想到近藤勇和土方岁三千杯不醉的情景,加州清光捂住嘴,不禁从心底敬佩起那些酒量好的人类来。

       「清光!」

       这时,他的背后传来了付丧神大和守安定的呼喊声。

       加州清光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握紧了拳头,勉力抵抗着脑海中的昏沉感重新迈开脚步。

       「清光,等等!」

       看到加州清光加快了脚步,大和守安定急追几步,上前抓住了加州清光的手。

       加州清光下意识想要挣脱,一想到大和守安定刚刚那样抱着长大的加州清光,他就觉得心里怪怪的。长大的加州清光比他可爱,比他剑术高,加州清光也很喜欢他,但是为什么安定要抱着他哭?

       他想让安定放手,但是还没等他发出声音,他就被安定拽着转过身,被安定抱进了怀里。

       大和守安定的双手环住加州清光的脖子,他微微踮着脚尖身体前倾,一部分重量传递到了加州清光身上,翘起的发尾有几丝扫在了加州清光脸上。

       这个姿势对加州清光来说当然算不上舒服,他和大和守安定几乎没有什么身高差,况且脸上扎痒的触感也让他心烦,就在他挣扎着想要挣脱这个怀抱的时候,大和守安定低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清光,对不起。」

       沙哑的嗓音,还有挣扎间瞟到的通红的眼角,让他回忆起了刚才回响在耳边大和守安定惨痛的哭声,那仿佛生离死别一般的哭法、紧紧抓住加州清光的衣服甚至指甲泛白的景象,像一滴水珠轻轻叩在了加州清光的心弦上,破碎后溅起一片细小的水花。

       加州清光不由得安静下来,甚至小幅度地抬起手,轻轻地回抱住了大和守安定。

       他微微皱着眉头,问出了他最迷惑的问题。

       「安定,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和守安定沉默着,互相拥抱的姿势让加州清光看不见他的脸。

       沉默了半晌,大和守安定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在加州清光耳边响起,虽然轻得似乎只有加州清光听得见,却字字坚定,重复着很久以前就下定的决心。

       「清光,我会保护你的。」

       加州清光有一瞬间的怔愣,但是马上被压在身上的重量打断了。

       经过一场大闹后的大和守安定终于败给了醉意,就着拥抱的姿势晕在了加州清光身上。

       「唔……安定,安定!起来回房间睡啊!」

       加州清光支撑着大和守安定无力的身体,放在平时他可能直接把大和守安定扛走了,但是现在他自己也因为醉酒的原因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一番摇摇晃晃的挣扎后,两人还是一起倒在了地板上。

       加州清光使劲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大和守安定,地板的清凉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干脆也不起身,侧过身躺着正对着大和守安定,细细观察起他的睡颜。

       原本白皙的脸颊因为醉意而泛着红晕,就像人类发烧一样,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一两颗细小的水珠,眼角的泪痣让他现在更显得惹人怜爱。

       加州清光的手覆上落在他面前大和守安定的手,紧紧握住,安心的温度传递过来,再加上眼前大和守安定安稳的睡颜让他的眼皮也开始变重。

       「安定,你为什么要抱着那个加州清光哭呢,明明我就在你身边不是吗……」

       轻轻地喃喃自语着,加州清光闭上了双眼,失去了意识。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51 )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