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うらぶ/冲田组]朝朝暮暮05

传送门:01 02 03 04上 04下 06上 06下 番外1

*幼年付丧神设定




—————————


       清晨,温和的阳光带着暖暖的金色,以一个平和的角度洒落进本丸的庭院,院中的梅树还没到开放的时刻,作为景观朴素地立在和纸门前。一只麻雀从屋脊的另一边飞来,落在了乌色的枝头,转过头开始梳理起被露水沾湿的褐色羽毛。

       麻雀灵活的动作被斜射的阳光制作成了剪影投射在了拉门上,没有什么遮光度可言的和纸忠实地将这些光影透进了房间,落在了一张浅眠的脸上。大和守安定皱了几下眉,最终还是抵不过透过眼皮时明时暗的光线的骚扰,挣扎着睁开了仍然红肿的双眼。 

       大和守安定不甚清明地缓缓眨了下眼,加州清光那张放大的、还沉浸在睡梦中红扑扑的脸庞正对着他映入了眼帘,刚刚清醒开始运转的大脑花了数秒才忽然意识到了不对——他居然面对面搂着加州清光! 

       大和守安定僵硬地呡住了下唇,以此来克制自己差点冲出喉咙的惊讶,他现在处于一个想动又不敢动的尴尬境地。 

       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和加州清光抱在一起睡觉?之前发生了什么?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们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由于思考,大和守安定的后脑突然闪过一阵抽痛,这陌生的感觉终于让他回想起昨天发生了什么——酒,他和加州清光喝酒了。但是他只有最开始喝酒的那段记忆,而那之后…… 

       「唰——」 

       和纸门突然被拉开了,似乎是顾虑到熟睡的人,一道压低的声音响了起来。 

       「哦,已经醒了嘛。」 

       大和守安定循声望去,来人黑发眼镜白大褂——是药研藤四郎。 

       「早上好。」 

       怕把加州清光吵醒,大和守安定也压低了声音礼貌地问好。他注意到药研藤四郎是跪着开门的,果不其然,药研将一个看起来有些分量的托盘从门外移进来之后,转身轻轻将门关好。 

       托盘上有两个杯子、一个盛满水的浅口木盆、两条毛巾和一只装满冰块的透明袋子。 

       药研藤四郎将托盘端到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的床铺边,向安定说明:「这两杯是针对宿醉的特效药,你们可以先洗把冷水脸,让人清醒一点;还有这个,」药研藤四郎拿起那个冰包,「这是特意拜托审神者拿到的,敷在皮肤上的时候注意时间,不要冻伤了。」 

       大和守安定不好意思地看着药研藤四郎比着他自己的眼皮向他演示冰敷的方法,两朵红云又窜上了他的脸颊。 

       看着嘱咐完毕的药研藤四郎起身准备离开的样子,大和守安定有些犹豫地咬了咬下唇,还是向药研藤四郎询问:「药研さん,你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和加州清光抱在一起——最终还是没好意思问出来。 

       「哦呀,昨天发生的事你都不记得了吗?」 

       大和守安定摇了摇头:「除了刚开始的一点记忆,什么都记不得了……」

       药研藤四郎略微低了低头,镜片反射出睿智的光芒。 

       「看来你是属于那种喝醉后记忆全部消失的类型呢……对不住,关于昨天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在这里是因为我们家的大和守拜托我来照看你们一下的。」 

       「是这样吗……谢谢你,药研さん。」 

 


       药研藤四郎走后,大和守安定躺着,既然回忆已经是一片空白,那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猜想了。 

       既然他喝醉了,那么加州清光那家伙不可能比他强,肯定也醉了,说不定就迷迷糊糊钻了同一条被子——嗯,肯定是这样;至于红肿的眼睛……是做什么噩梦了吗,虽然他不觉得他会因为噩梦被吓出眼泪。 

       不过不管怎样,大和守安定决定以后再也不碰酒了。 

       「唔唔……」 

       加州清光轻轻哼哼了一声,让大和守安定的注意力回归了现实。 

       只见加州清光脸蛋还透着熟睡的红晕,右边的脸颊由于侧睡的缘故被挤压得圆鼓鼓的,让他的口齿更加模糊。 

       但就算再怎么模糊,大和守安定还是听清了他在说什么。 

       「笨蛋安定……」 

       大和守安定黑着脸,强耐下性子重复起了每天早上的功课——他支起身,推了推加州清光的身子:「清光,起床了……真是的,又做了什么奇怪的梦……」 

       加州清光感觉到有人在打扰他的好梦,皱着眉头支吾了两声,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 

       「清光?快醒醒啦——」 

       「唔唔……」 

       终于抵不住大和守安定的骚扰,加州清光挣扎着睁开了眼睛,那一双漂亮的凤眼慵懒地眯着,像要随时碰到一起似的——事实上也的确碰到了一起。 

       「安定……再一会儿……」 

       现在和在屯所的时候不一样了——大和守安定把手浸入水盆,以不输冲田出剑的速度将手掌贴上了加州清光的脸颊,后者整个人一个激灵,惊叫着清醒过来。 

       「呀啊!什么东西!」 

       大和守安定一边收回那只罪恶的手,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惊慌环视四周的加州清光。 

       「清光,起床了哦。」 



       醒酒药似乎经过了特殊的处理,味道意外地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但是对大和守安定来说还是太刺激了一点。 

       已经喝完药的加州清光一脸怨念地看着大和守安定表情纠结地喝药,不满地嘀咕道:「就不能用温和点的方法叫醒我吗……我可是很纤细的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他的话,大和守安定被呛得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真是的,怎么喝个药还会呛到啊——」刚刚还在抱怨的加州清光立刻凑过来轻拍大和守安定的背给他顺气。 

       「那个,清光,」待咳嗽稍稍平复,大和守安定忽然想起了之前未解决的疑问,毫不犹豫地问了出来,「你记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 

       加州清光仔细看了看他的神情,惊讶地问道:「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药研さん刚刚说,我可能是那种喝醉后记忆全部消失的类型。」

       听了大和守安定的说明,加州清光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轻声问道:「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大和守安定「嗯」了一声,他总觉得加州清光应该有昨天的记忆,因为他早上并没有对他们睡同一条被子表示惊讶。 

       「清光,你是不是还记得……」 

       大和守安定的追问被加州清光伸了个懒腰打断。 

       「啊~啊,看来我也是那种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的类型呢。」 

       「清光?」 

       「所——以——说——」懒懒散散的加州清光突然认真地看向大和守安定,「昨天的事,我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在大和守安定愣神的时候,加州清光的神态又快速切换成撒娇时一贯的模样:「因为我喝醉了吗——好了快点收拾一下要出门了,昨天那两个人伤得那么重,今天不知道好点没?」 

       看着起身去更衣的加州清光的背影,大和守安定终究还是放弃了追问。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一出门就看到一旁的走廊边坐着一个人,头上那条明黄色的布巾远不及他精致的侧脸给人留下的印象深刻;修长的双手捧着一杯茶,身边放着一碗仙贝和一个精致的盒子。这么像仙人的一个人在清爽的晨风中就那样独自悠闲地坐着,一边长出一绺的刘海轻轻飘动着,安静美好得像是一幅画一样。

       「早上好。」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一齐出声问好,画中人这时才察觉到他们两个,转过头来。

       「呀,你们起床了呀。」 他的声音也像他的容貌一样透着一股古朴的优雅,「不过严格说来已经快到中午了,毕竟已经过巳时了吗,哈哈哈~」 

       两个付丧神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他们还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个漂亮的人。注意到了两人困惑的神色,画中人又笑了起来。

       「哈哈,对不起啊,上了年纪就是容易忘事。」就像深蓝的湖水中倒映着两轮弯月,他的双眼像是有着沉静的魔力,精神会不由自主地被其吸引,「我叫三日月宗近,嘛,被称作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请多指教。」

       「请、请多指教……」

       两个小付丧神显得有些拘谨,眼睛却都一瞬不瞬地盯着三日月看。

       三日月宗近一直保持着温和的笑容,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转而拿起那个浅豆绿的盒子问两个付丧神:「你们爱吃和菓子吗?」

       两个付丧神互相看了看,亦步亦趋地来到三日月宗近身边跪坐下来,看着三日月打开了盒子,一个个精致的和菓子呈现在了眼前。

       「啊,这个——」

       是冲田君爱吃的!

       就算大和守安定忍住了下半句,加州清光用小拇指都能猜出来他想说的是什么,因为他心里想的也是同一件事。

       「很可爱吧?」三日月宗近依旧是笑眯眯的,「主上每次从现世回来都会带这家的和菓子呢,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莺丸和我一起解决的,但是自从大包平来了之后就不太能见到他了……小狐丸今天也被派去远征了,所以——」三日月宗近换了口气,「对于一个老人家来说这些作为吃茶的点心就有点太多了,你们能帮我解决一些吗?」

       「诶?可以吗?」

       两个人突然抬起头看向三日月,眼睛都变得闪亮亮的,之前的距离感一下子消失不见。

       「当然可以啦~」

       「哇,谢谢——」

       两个小付丧神兴高采烈地接过盒子,但没有马上开吃。大和守安定一脸期待地问加州清光:「这个,可以带回去吗?冲田君肯定会很高兴的!」

       然而没有等加州清光开口,三日月宗近用带着遗憾的声音回答了他:「这个恐怕办不到呢,『这边』的东西如果被你们带回去,肯定是会被『修正』掉的吧。」

       大和守安定手捧着盒子,笑脸迅速黯淡下去。

       「是这样吗……」

       加州清光也遗憾地看着那盒精致的点心,突然想起了什么「啊」地发出了声音:「我们去给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吃吧?」

       大和守安定也一副如梦初醒的表情。

       「啊,对啊!刚刚只想着冲田君的事了,那两个人照顾了我们那么多,我们要好好感谢他们才行!」

       「三日月さん,谢谢你的和菓子!」

       看着两个小付丧神元气满满跑开的样子,三日月宗近微笑着眯起眼,捧起茶杯静静喝了一口。

       「嗯,甚好,甚好~」






—TBC—




碎碎念:

看这个发展,清光大概有一点昨天的记忆吧(最开始想让他们两个都忘了的_(:3

如果清光有记忆,我觉得以清光的聪明伶俐,很可能把安定失态的原因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但是清光没有承认,就当他睡醒前推出来的睡醒后也忘了只是有点朦朦胧胧的感觉吧(虽然是我写的_(:3


还有,我也想要大包平_(:

评论 ( 5 )
热度 ( 51 )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