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うらぶ/冲田组]朝朝暮暮06

传送门: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下 番外1 

*幼年付丧神设定







——————————

       手入室坐落在本丸一个宁静的角落,建造在远离其他房间的地方就是为了让伤员得到更好的疗养。

       其中一间手入室没有关门,刀剑男士大和守安定正斜倚在门框上,他的伤其实已经治好了,现在还留在手入室的原因就在于房间内——

       经过数小时审神者灵力的泽养,加州清光的伤势已经颇有起色,他此时正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剑玉。

       大和守安定安静地盯着那颗被棉线牵引的红色小球,随着加州清光熟练的动作一上一下,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渐渐地眼神放空,发起了呆。

       把他的思绪拉回来的,还是加州清光的抱怨声。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加州清光发牢骚的时候,总觉得像是在撒娇一样。

       「呐,安定——」加州清光一边颠着球,一边拖长了尾音,「这个,差不多快玩腻了的说——」

       「知道了、知道了,」大和守安定依然保持着双手抱臂的姿势,应付加州清光的这些小牢骚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喝水一样自然的事情,「手入时间你就忍一忍吧。说起来,觉得无聊的话睡觉不就好了?在手入时保持清醒的状态对最终效果是有不好的影响的,现在主上破格给了你剑玉解闷,我又来陪你,你就稍微忍忍吧。」

       「诶,但是嘛……」加州清光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说什么,但他最终还是改变了主意,小声地反驳了另一件事情,「我、我又没有拜托你来陪我!」

       「啊,是呢,反正一个人也不能干活,呆在这里也不坏,只要清光以后干活的时候少偷点懒就好了。」

       一想到会给审神者添麻烦,加州清光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前半句话上:「诶?那今天的马当番怎么办?」

       习以为常的大和守安定轻轻叹了口气:「主上那边你不用担心,已经准了我们两个一天假,虽然我听到主上在小声嘀咕『内番加零』什么的——啊,清光,帮你解闷的人来了。」

       只看到大和守安定直起身子笑着向前方打招呼,加州清光的视线被和纸门阻挡什么也看不见,但还不等他作出什么猜想,一红一篮两个小身影就掠过纸门,衬着身后红红火火的枫叶鲜明地站在大和守安定面前。

       看两个小付丧神以恨不得踮起脚尖来的势头抬着头叽叽喳喳地向自己问好兼询问自己的伤势,大和守安定微笑着回应道:「已经全好了哦,不过昨天真是不得了呢——啊对了,你们现在还头疼吗?」

       刚刚还热烈的空气突然一滞,两个小付丧神都脸上一热,支吾着顾左右而言他。

       「嗯、嗯……昨天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啊!」

       大和守安定不好意思地错开视线,却一下看到了房间里的刀剑男士加州清光。加州清光早已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穿着纯白的里衣和那条永不离身的红围巾,拥着被子坐在地铺上,此时正笑着向他摇手。

       「加州清光!」看着付丧神大和守安定蹦过来,加州清光本来已经作好了接住他的准备,没想到他自己在床铺边刹住了车,欣喜至极的声音显得他跪坐在一旁的身影更有一种想要扑上来的冲动。

       「你已经好了吗!」

       付丧神加州清光也跟在他身后跑了过来,一边责备着大和守安定:「安定,不要跑得那么快啊!」

       付丧神大和守安定因为醉酒,大部分的记忆都消失了。他忘记了昨天映在他眼中的那道伤疤,只模糊记得加州清光受了很重的伤。

       但是刀剑男士加州清光并不知道这件事,看到小付丧神恢复了元气,他感到松了一口气。

       「就如同你看到的一样,我马上就能从手入室毕业了!」

       无视加州清光为了证明自己恢复得很好而挥动的胳膊,刀剑男士大和守安定立刻毫不留情地拆了他的台:「一直不肯睡觉的人在说什么呢?」

       「那样可不行哟!」还不等加州清光提出反驳,另一道属于大和守安定的声音响了起来,「睡眠是很好的治疗药,对于人类的身体来说!」

       加州清光一阵晃神,遥远的记忆中似乎也有谁用这样温柔中夹带着严厉的语气责备着自己。


       『清光,伤口怎么能不好好包扎呢?』


       「所以,吃了这些之后就好好睡觉吧!」

       还在愣神的加州清光感到腿上一沉,一只浅豆绿色的盒子放在了他的被子上。

       「这是我们从三日月さん那里拿到的。」

       「快打开看看吧!」

       在两个小付丧神你一言我一语中,加州清光打开了盖子——做成樱花形状的粉色团子、带着秋天味道的牡丹饼、白白胖胖的大福……这些和菓子,全是那个人爱吃的。虽然有些细小的区别,但直到那一个个熟悉的形象连带着某些回忆被从记忆的角落里牵引出来,加州清光才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很长时间都没有刻意去想起那些事情了。

       立在一旁的大和守安定在看到那些和菓子的一刻也自然想到了和加州清光一样的事情,于是他注意到加州清光露出了笑容,像是面具一样用来遮掩心底的那一丝伤感。

       「你们,喜欢冲田君吗?」

       加州清光轻轻问道,两个小付丧神立刻争先恐后地提高了声音回答。

       「喜欢!!最喜欢了!!!」

       毫不掩饰的强烈感情触到了加州清光掩藏在心底的某一部分。在他面前的加州清光就是曾经的他,无论经过多少时间,对于冲田总司的那份思念永远都不会改变。

       他的笑容愈发柔和,伸出双手同时覆上了两个小付丧神的发顶,用力揉了揉。

       「那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保护冲田君哦。」

       「嗯!!」

       两个小付丧神重重地点头。

       加州清光在笑,而大和守安定在此时选择默默地看着。他知道加州清光远没有他表现得那样洒脱,虽然他一直不怎么提冲田总司的事,却越发显得像是在刻意回避。

       他跟他一起侍奉了同一个主人那么久,他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思呢,因为他们两个是一样的啊。不管经过了多长时间,哪怕距离那个人生活的时代再遥远,这份对于冲田总司的念想永远都不会改变。

       ——那是他们最爱的冲田君啊。


       「那个,刚刚来的路上我们遇到了烛台切さん。」   

       「他站在一块叫『公告栏』的板子前面,看上去很烦恼的样子。」


       那个时候,烛台切光忠小声的自言自语全落入了两个小付丧神的耳朵:「加州和大和守还在手入室吗……嘛,虽然少照看一天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那个,马当番的工作,可以交给我们吗?」

       听到有人想要取代自己的内番任务,不知不觉间已经吃了起来的加州清光口齿不清地问道:「诶?真的吗?」

       大和守安定立刻喝道:「清光!」他可没放过加州清光语调中明显的欣喜。

       这个见缝插针想要偷懒的家伙。

       付丧神大和守安定急急插话。

       「那个,请让我们来做吧!虽然我记不太清了,但是昨天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就当作是我们的赔礼吧?」

       付丧神加州清光也适时地帮腔。

       「这样……也不行吗?」

       从大和守安定由上而下的视角来看,小小的加州清光此时像个讨要糖果的孩子,害怕被拒绝而睁大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大和守安定明显受不了这样的眼神。

       「呃……我、我也没说不行啦。」

       加州清光却注意到了另一个小付丧神那句「记不太清了」,再一联想方才小付丧神的神态,压在心头的最后一点重量突然消失不见了。

       他长出一口气,然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那就交给你们了哦~」


       两个小付丧神离开后,加州清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嗯——啊~突然觉得好困啊……」

       大和守安定听出了加州清光语气中的轻快,他想了一个可能的原因,虽然觉得不太对,但还是说了出来。

       「有人帮你干活,真的有那么开心吗?」

       「唔……晚安……」

       被加州清光无视了。

       「你啊……」

       大和守安定无奈地叹气,却被背对他躺着的加州清光突兀地叫了一声「安定」给打断了,然而加州清光在认真叫了他的名字之后就陷入了沉默。

       就在大和守安定忍不住想要出声的时候,被窝里传来了加州清光轻声的呢喃:「还是像个笨蛋一样的好……」

       「什——?!」

       莫名其妙的大和守安定错过了最后的反击时间,因为房间里响起了加州清光轻微的鼾声。

       不过……算了,现在能睡着了,就说明心事解开了吧。

       大和守安定坐在了加州清光床铺前,看着眼前庭院中纷纷扬扬的落叶,在地面铺了一层又一层。

       金红色的,真漂亮……

       他向加州清光随意放在一边的盒子伸出手,拿起一块牡丹饼送到嘴边,轻轻咬下一口。

       偶尔有这样什么都不做的一天,也不错。






—TBC—






评论
热度 ( 62 )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