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うらぶ/冲田组]朝朝暮暮06·Side Story

传送门: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上 番外1

*幼年付丧神设定





——————————

       付丧神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沿着田边的小路一路向前,远远可以看见一片绿油油的不知道什么作物之间猥琐地蹲着两个人影。

       「那就是田当番的人吗?」

       「……看起来好像很忙的样子。」

       「啊,那个房子,是马厩吧?」

       「我们要不先去看一眼吧?」

       「嗯!」

       结果到了马厩前,两个小付丧神硬生生止住了脚步。两人同时捏住鼻子,转头面对面时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同一句话——好臭!

       虽然马厩收拾得还算干净,但是对于五感灵敏的付丧神来说刺激还是有点大了……不过勉强算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吧。

       但就在看到马厩里的那些动物时,两个生活在早已废弃马上作战的年代的小付丧神马上把那股怪味抛到了脑后。

       「唔啊,真的是马!」

       「好高好大!」

       两个小付丧神快步走进马厩,木屐踩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声音,门口的马儿纷纷转过头看着他们。

       这些马都有自己的隔间,每个隔间的出口是一扇一人宽的矮门,但是几乎也快有两个小付丧神现在的身高那么高了。

       「呜哇……眼睛好大,亮闪闪的!」

       「比想象中要大好多啊……大家都是骑着马出阵的吗?」

       就在这时,加州清光的视线越过门口的马,注意到了靠里面的一匹马,绀色的毛发顺着肌肉的曲线泛着光泽,额头中间有一块菱形的白斑,两只耳朵像兔子一样竖着,不时灵巧地转动一下;那双如黑曜石般闪亮的大眼睛一下就虏获了加州清光的心。

       ——好可爱!!

       兴奋的加州清光一下子冲到了那匹马的面前,然而他的脚还没站定,那匹马突然嘶叫起来,然而在狭小的空间内根本就没有可供它逃窜的地方,情急之下它对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生物打了个响鼻。

       看见加州清光跌坐在地上,大和守安定赶紧跑了过来。

       「清光你没事吧……唔噗!」

       原本关切的询问,在看到加州清光的样子时变成了冲出嘴边的笑声,虽然大和守安定及时用手捂住了嘴,但是那轻轻的一声破音还是被加州清光的耳朵捕捉到了。

       「你,刚刚笑了吧?我听见了!」

       加州清光脸上湿漉漉的,连头发上都沾着几丝不明液体,以这幅样子仰视着大和守安定,再凶的语调也没有了任何说服力。

       这时,一道莫名欠揍的声音插了进来。

       「哈哈哈,呀啊,这样还真是惨啊——」

       两个付丧神转头一看,一道洁白的身影映入眼帘。

       「哦~你们就是传说中的……这可真是惊人啊……」

       这个人用一双闪着狡黠光芒的金色眼瞳打量着他们,就连眼睫都是像羽毛一般的白色,整个人就像一只纯白的鹤一样。

       但是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今天早上刚见过三日月宗近,是「见过世面」的付丧神了,才不会随随便便看到一个好看的人就失神。

       「呀啊,别这么看着我吗,我没有恶意的~」被两双可爱的大眼睛那么直勾勾地盯着看,就算是这个有点口无遮拦的人也受不住了,「我是鹤丸国永,今天在隔壁的田间当番,听到这里有动静才过来看看的,你们是来代替我们家的加州和大和守的吧?」

       什么啊,这人原来会读空气啊。

       两个小付丧神这么腹诽着。

       鹤丸国永走上前把加州清光扶起来,蹲下身用搭在肩上的白色毛巾给他擦脸,就连头发也被仔细地照顾到了。

       「马的视力不好,对于静止不动的东西非常不敏感,所以在野外的时候很容易被身边突然动起来的小动物惊吓,」鹤丸故意揉乱了加州清光的刘海,笑着站起来,「所以像你刚刚那样突然冲到马的面前很容易让它受惊,还好门没有打开,不然就要出大事了,哈哈~」

       「唔唔……」

       加州清光吃瘪地梳理自己的刘海,脸鼓得像个包子,怨念地盯着鹤丸。

       「这孩子叫『望月』,是我们家跑得最快的马之一,不过脾气也是最不好的。」

       鹤丸国永伸出手抚摸着望月的前额,一边向两个小付丧神招招手。

       两个小付丧神互相看看,一起靠了过来。

       看到刚刚那个吓了自己一大跳的小东西又过来了,望月原本竖起的耳朵向后倒下,鹤丸国永知道这是马攻击前的信号,赶紧上前把住望月的下巴,轻抚它的前额,用柔和的语气向它说着好话。

       两个小付丧神好奇地看着鹤丸温柔地和马说话,直到鹤丸退到一边,让出了门口狭小的空间。

       鹤丸国永拉着两个小付丧神的手放上了望月的前额,这次望月没有挣动,乖乖地让他们抚摸。

       望月柔软的睫毛忽闪忽闪,漆黑的眼珠倒映出两个小付丧神的身影。

       「好了,这下你们也是望月的朋友了~」

       看着两个专注地抚摸望月的小付丧神,鹤丸国永突然一拍手,脑海中灵光一闪。

       「呐,机会难得,你们要不要来骑马?」

       闻言,两个小付丧神立刻转过头来。

       「诶?那种事可以吗?」

       「可是我们今天是来帮忙干活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渐弱的语音已经出卖了加州清光的内心。

       「哈哈,你们两个可是我们珍贵的客人啊,哪有让客人干活的道理~来吧来吧,就当是远足游玩,呐?」

 

       等鹤丸国永给望月套上了马鞍,他自己坐在当中,让两个小付丧神一前一后也坐了上来。

       「一定要抱紧我的腰哦?」鹤丸转头对背后的安定说完,又转回头对面前的清光说道,「清光可以和我一起抓缰绳哦~」

       「鹤丸さん,三个人真的不要紧吗?」

       不同于加州清光双眼发光地抓着缰绳,大和守安定环抱着鹤丸国永的腰,抬起头担忧地问道。

       「你在说什么呢?可不要小看我们家望月哦!」

       仿佛是听懂了他们的对话,望月骄傲地抬起头打了个响鼻,还甩了甩蹄子。

       鹤丸国永笑着拍了拍它的脖子。

       「知道啦~那我们走吧?」

 

       对望月来说,虽然这只是普通的散步,但是对于两个小付丧神来说这可是第一次骑马,两个人兴致高涨,拽着鹤丸国永在马上东倒西歪。

       鹤丸国永也不恼,相反看起来相当乐在其中,嘻嘻哈哈中他冷不丁地一甩缰绳:「驾!」

       望月显然相当喜欢这个指令,嘶叫一声撒开四蹄跑了起来。因为颠簸突然加剧,两个小付丧神惊叫一声,一个抓紧了缰绳,一个抱紧了鹤丸国永的腰,虽然事出突然,但是两个人的脸上丝毫没有受到惊吓的表情,反而兴奋至极。

       然而就在望月经过一丛灌木的时候,突然一团白影从树丛里飞了出来,伴随着很响的一声「咯咯——」

       望月惊叫着人立起来,两个小付丧神也一起惊叫起来,紧紧抓住了鹤丸国永。察觉到三个人已经失去了平衡,即将摔下马背,鹤丸国永当机立断一手抱起一个小付丧神,用力踏了一脚马鞍,借反作用力跳了下来。

       当两个小付丧神双脚落地的时候,望月已经跑远了。

       「啊,跑走了……」

       两个小付丧神失落地看着望月越来越小的背影。

       鹤丸国永挠着后脑勺。

       刚刚那团白的是什么?

       就在鹤丸国永思考刚刚那团一闪而过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两个小付丧神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是我的幻觉吗?安定,你有没有听到『咯咯咯』的声音?」

       「不是幻觉哦,我也听到了。鹤丸さん,这里有养鸡吗?」

       「鸡?」

       鹤丸国永一愣,某种预感浮上心头。

       这时一个少年从树丛后走了出来,他深蓝色的长发上除了粘了几片树叶之外,还有两片颜色艳丽的羽毛插在发间,金色的眸子熠熠生辉,在看到鹤丸国永的时候一下子变得更亮了。

       「啊,鹤先生,原来你在这啊!我还以为你在哪偷懒呢!」

       两个小付丧神一下就注意到了他怀里抱着的白色绒球。

       「真的是鸡!」

       「但是为什么这里会有鸡?我记得国广带我们参观本丸的时候没有看到鸡圈一类的设施啊?」

       「呜哇,真的是付丧神!」这个时候抱着鸡的少年才将注意力分散到了两个小付丧神的身上,他看上去非常活泼,一下子就凑到了两个付丧神的面前,「我叫太鼓钟贞宗,你们好!」

       就在两个小付丧神回复他「你好」的时候,他把手中的鸡举了起来。那只鸡歪过头,拿两颗圆溜溜的黑眼珠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小孩。

       「这只叫雪ちゃん,是鹤先生偷偷藏在本丸的,刚刚我和鹤先生把它藏在田里,一个不注意的时候就被它跑了~」

       「为什么要把雪ちゃん藏在田里?」

       两个单纯的小付丧神以为这是未来某种流行的做法。

       「那是为了吓——唔唔唔!」

       「呀,呀~原来是这样~完全忘了呢~」太鼓钟贞宗的嘴一下被鹤丸国永捂住了,他凑近太鼓钟贞宗的耳边低声道,「贞ちゃん,提前说出来就无法制造『出人意料』的感觉了!」

       「原来是这样!……啊对了!鹤先生,我差点忘了一件事,我过来其实不是找雪ちゃん的,我是来找鹤先生的。」

       太鼓钟贞宗转过身正对着鹤丸国永。

       「我刚刚在田间看到,伽罗ちゃん在来这里的路上。」

       鹤丸国永一机灵。

       「而且脸色比平时还要差。」

       两个小付丧神注意到,每听太鼓钟贞宗说一句话,鹤丸国永脸上就流下一滴汗。

       「是不是昨天的墨水……」

       「呀,诸位,」鹤丸国永的声音打断了太鼓钟贞宗,「望月跑走了呢,我去把它找回来,你们自便——」

       几乎是一瞬间,鹤丸国永就消失在了路的尽头,然而还不等三人回过神来,一道黑影带着劲风掠过他们身旁,两个小付丧神甚至都没看清是什么跑了过去。

       「刚刚跑过去的是大俱利伽罗哦。」

       太鼓钟贞宗向两人解释道。

       「他和鹤先生感情超好的w」

       ……是这样吗?

       「啊对了,你们是来帮忙收拾马厩的吧?我来帮忙吧?」

       「诶,会不会太麻烦你?」

       「不会用太多时间的,等一会儿鹤先生回来我就回去干活,而且不管什么事情,第一次的时候有人指导会更容易上手不是吗?」

 

       于是,马厩的活,平安地干完了。

       然而那一天,鹤丸国永却没有回来。






—TBC—


内番终了

 

田当番

太鼓钟贞宗 生存+0

鹤丸国永 生存+0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