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うらぶ]朝朝暮暮·番外·关于鹤さん在伽罗ちゃん房间里做的事

传送门: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上 06下

*一个欢腾的伊达组番外

关于姥爷在kara酱房间里作了什么死







——————————


       大俱利伽罗站在衣柜前,保持着拉开门的姿势。

       虽然他平时就是个沉默的人,但他此时的姿势却似乎更像是在思考着某种人生哲理。(鹤丸国永的房间内,刚起床更衣的鹤丸狠狠打了个冷战。)

       现在的时间是清晨,大约六点多。第二部队是今天首支接到出阵任务的部队,大俱利伽罗也是其中一员,然而有某种不可抗力阻挡住了他出门的脚步。

       他看着空空如也的衣柜,才想起昨日的大清洗,几乎所有可穿的衣物都被拿去洗了。

       ……除了他们今天要穿的衣服。

       大俱利伽罗面无表情地举起双手,将手中的东西展开——那是一件纯白的T恤……啊,失礼——那曾是一件纯白的T恤,然而现在,它像某种风靡世界的可爱黑白生物的文化衫一样,由黑白两色构成了可疑的图案:

       T恤正面的圆领下有一块倒三角形的空白区域,圆领下方的正中央放置着两个有一角相连的黑色小三角,而倒三角形的空白区下方是大片的黑色,一直到T恤末端,有三个并排的白色等腰三角形;T恤的背面是大片的黑色,只有末端的地方有一个大块的等腰三角形状的白色区域。

       作为一件文化衫来说,这件T恤印花清晰……并且有一股新鲜的墨水味道。

       而且这可疑的图案,怎么看怎么像……

       当大俱利伽罗不可抑制地联想到某个人的时候,他忽然惊觉那位「某人」在昨天也编入了第二……

       「伽罗ちゃん,我进来了哦,还没起……床……」

 

       今天的早餐餐桌上,大俱利伽罗缺席了。

       明明还有出阵任务,伽罗ちゃん在干什么呢……

       烛台切光忠再次确认了一眼时间,最终决定亲自去一下大俱利伽罗的房间。

       然而推开门,迎接他的却是这样一幅景象——

       大俱利伽罗赤裸着上身,两手高举,平展着一件sense颇高的文化衫。而他正目光深沉地凝视着它,仿佛那是一件高级的艺术品,此时的沉默又与平时的迥然不同,别有一番忧郁的美感(气得说不出话)。

 

       大俱利伽罗来不及发出声音制止,宣布他死亡的开门声已经响起了。

       宕机的脑内只剩下一句话——

       那个一身白的家伙,我今天一定要拔光他的羽毛。(鹤丸:哈啾!)

       「伽罗ちゃん,你终于……」

       烛台切光忠低着头,低垂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但是紧握在身体两侧的拳头颤抖着,暴露了他此时内心的震颤。

       「不,这是、你听我说……」

       「也觉醒理解了这种穿衣品味了吗!!!」

       烛台切光忠突然冲上来双手大力拍在了他的双肩上。

       「……?!?!!!」

       ——大俱利伽罗受到了惊吓,尽管他的脸上依然没有过多表示。

       「啊~我太高兴了……啊!伽罗ちゃん,你先等一等,我去拿衣服过来!」

       说着,烛台切光忠一溜烟跑了出去,瞬间不见了人影。

       大俱利伽罗呆站在房间里,手里还抓着那件罪魁祸首。

       ……

       ……

       ……

       ……衣服……

       ……衣服?!

       他刚刚是不是说了衣服???

 

 

       当天,第二部队的其他成员在出阵时明显感到烛台切光忠比平时更喜欢绕在大俱利伽罗身边,不时拿出一包可疑的黑色物品向大俱利伽罗劝说着什么;而大俱利伽罗今天一直将衣服拉链高高拉起,并且比平时更注意仪表,丝毫没有让溯行军的刀刃划破上衣。

 

*由于第二部队回归后场面太过和谐,此番外中不收录。

 

 

 

 

——番外·真空出阵的大俱利伽罗(x)和一直卖安利的烛台切光忠(x)——完

 

 

解说:

姥爷把墨水打翻在了kara的的t恤上,于是顺手画了一件西装马甲+领结深得咪酱真传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