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翻] スタミュ in 空闲家!

*禁止无授权转载


感谢 @吉野肾太 的场外援助,人生第一次听译终于完成啦~

team鳳真好啊_(:3 (cp乱我也爱


没有学过多少日语,直译很多,有错误的地方欢迎指出ヾ(・▽・) 

*全篇保留了天花寺的野暮助(やぼすけ)

 

 

 

 スタミュ in 空闲家! 

 

天花寺:啊~果然还是自己家最舒服!房间又宽敞,又不用做扫除,还能悠闲地泡澡,家里住惯的舒适,不经过宿舍生活是体会不到的。正月的头三天也过了,拜年也差不多都拜完了,到新学期开始前都一起悠闲地黏在一起吧塔维安~~~!!!……嗯?什么啊,跑到哪里去了吗。嘛,一直在那种狭小的宿舍里生活,比起寄生的时候来放任地在宽敞的房间里呆着更好。

天花寺:但是,嘛……总感觉太安静了冷静不下来啊。啊真是的,都怪在宿舍那些人一直吵吵闹闹的,感觉都变得奇怪了,就算不在身边了还尽是些麻烦的家伙啊。啧,实在没办法,做作业来散心吧。嗯?电话吗,到底是谁打来的……空闲?怎么了?

空闲:哟!啊,祝你新年快乐

天花寺:哦……哦!这边才是

空闲:我不是为了特意和你打招呼才给你打电话的

天花寺:什么啊,有事的话就快点说,这边正要开始做作业呢,嘛也不是特别急

空闲:作业?那看起来时机正好

天花寺:哈?

空闲:刚刚打开包发现,我把你的一本教科书弄错带回来了

天花寺:哈??为什么会有这种事

空闲:期末测试前的时候,不是大家聚在一起学习了吗,好像是在那个时候弄混的,因为测验之后就没有课了,我们两个人到现在都没有发现

天花寺:啊~嘛,那就新学期开始之后再还我好了

空闲:但是这个,寒假的作业要用到

天花寺:诶?

空闲:寒假作业所有的班级都一样,不会有错的。然后今天我有空,就想着把教科书拿到你家来

天花寺:哈?你?来我家?

空闲:怎么了

天花寺:不,你绝对到不了的吧,你是那种连地图都看不懂的类型吧

空闲:嘛,地球是圆的,总会有办法的

天花寺:会有吗!什么啊那种路痴擅长的积极思考。迷路也很麻烦,叫出租车过来吧

空闲:你是笨蛋吗?

天花寺:啊?!

空闲:哪个世界存在去自己的朋友家要坐出租车的家伙

天花寺:诶……朋、朋友?

空闲:嘛,我会试着靠自己的力量过去的,耐心等着

天花寺:你说耐心……你会到我家来的吧

空闲:虽然不能保证但是我会努力的

天花寺:哈啊……啧,真是的拿你没办法!跪下来感谢我吧!今天出血大甩卖!本天下的天花寺翔大人,亲自去你家拿教科书!

空闲:诶?

天花寺:准备好高级的点心,暖好坐垫等着我吧!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空闲:喂

 

天花寺:接下来要变得忙起来了!让空闲把住址通过短信发过来了,问题是怎么过去。今天家里的车都有事要用,虽然叫出租车也行……咳咳,嘛,给看起来应该很闲的人打电话问问吧,要不要做本大爷的保镖……!

月皇:喂?

天花寺:哦,月皇!姑且说一声祝你新年快乐

月皇:谢谢你特意打电话来说,那我挂了

天花寺:等等!

月皇:……有什么事吗

天花寺:啊,那什么,也不是想邀请你才来邀请你的,我接下来有事要去空闲家,所以可以让你做本大爷的保镖跟我一起,反正你也很闲吧?

月皇:你在说什么,我现在可不在日本

天花寺:哈?

月皇:我现在正在正月例行的家庭旅行中,空闲家在这附近的话倒是可以陪你

天花寺:这附近……你在哪?

月皇:维也纳

天花寺:别开玩笑了!

月皇:那就这样,一个人去感觉寂寞的话就去叫别的人

天花寺:我、我才没有感觉寂寞……

月皇:我挂了,这里已经深夜了,我差不多要睡了

天花寺:喂,等等野暮助!你真是个冷淡的家伙啊!

月皇:啊,伴手礼要什么好?

天花寺:什么都好你这个薄情的家伙!

天花寺:真是的,没有队友价值的家伙,嘛算了,我还留有手段

天花寺:哦,是我,姑且先说一句祝你新年快乐,然后你现在,空着吧?

 

星谷:虽然是空着,但是吓我一跳,突然说「到我家来接我」

那雪:我也是,接到这样的电话说不定还是第一次

天花寺:连接送的车子也没有,一个人去未知的地方不是很危险吗?我可是天下的梨园的贵公子大人哦?

星谷&那雪:啊哈哈……

星谷:啊,但是,谢谢你的邀请,其实我稍微有点期待,空闲的家!自从在宿舍生活之后就没有去朋友家玩过了嘛

那雪:嗯,其实我也很期待

天花寺:咳咳,你们在说什么,只是去别人家这种事

星谷:说着那种事……明明天花寺其实也超级期待的说!

天花寺:哈?!为什么?!

星谷:因为天花寺从小就在进行歌舞伎的训练之类的很辛苦对吧?到朋友家里玩的闲暇时间,应该没有吧?

天花寺:那……那是……

星谷:看吧?

天花寺:不是……!才不是在期待!

那雪:(笑)……啊!

星谷:唔?

那雪:是不是在那一带呢,空闲君的家

星谷:唔,那个公寓排列着的地方?

那雪:是的,那个……嗯,住址好像也对了

星谷:诶~空闲家是公寓啊~

天花寺:公寓……?那个是……?看起来只是一堆混凝土

星谷:等、等等,天花寺

那雪:那个叫住宅区哦,以前没有见过吗?

天花寺:哦~词的话倒是听过,那个原来是这样的吗……

星谷:第一次见到啊……

那雪:天花寺君是连快餐都不知道的小少爷嘛……

天花寺:你们在做什么,快点走了!

星谷:啊,等等啊天花寺!走吧,那雪!

那雪:嗯!

 

星谷:啊,有了有了!门牌上写着「空闲」

那雪:好像是这间呢

星谷:那我按门铃啦~

空闲:哟,抱歉让你特地过来,天花……寺……

天花寺:哦!本大爷过来了

星谷:空闲~好久不见!

那雪:新年快乐

空闲:新年快乐……星谷你们也一起吗

星谷:哼哼~被天花寺邀请了,月皇听说正在海外旅行

那雪:大家一起过来不好意思

空闲:不……嘛,进来吧

星谷:嗨~打扰了~

那雪:打扰了

天花寺:咳咳,打扰了

星谷&那雪:哈啊~

星谷:这里就是空闲的家啊~诶~

空闲:你们在感动个什么劲啊

星谷:那个什么,空闲给人感觉私生活是迷所以很新鲜

那雪:啊嘞,空闲君的妈妈呢?

空闲:今天开始就上班了

那雪:是这样啊

星谷:什么啊~好想见见啊~

空闲:也没什么,很普通哦

星谷:不,我觉得空闲的妈妈绝对是个大美女!

那雪:空闲君像妈妈吗?

空闲:嗯?啊,我被亲戚说了继承了父母好的地方

星谷:总觉得能接受……

那雪:嗯嗯

天花寺:喂,你们准备一直站着说到什么时候

那雪:啊

星谷:啊,对不起,一不小心就……

天花寺:真是的,让本大爷一直站在门口,真是群无理的家伙!空闲,快点给我们带路去会客室

空闲:会客室?我们家没有会客室这种东西

天花寺:哈?

星谷:嗯,我们家也没有

那雪:我们家大概也没有……

天花寺:庶民家是这样吗?那有客人来了怎么办?

星谷:普通地招待他们进客厅

天花寺:是这样吗……嘛,俗话说入乡随俗,空闲,带路去客厅吧

空闲:不就在你眼前吗,把鞋脱了进来就是客厅

天花寺:哈?你在说什么?这里不是玄关大厅吗?

空闲:哈?/星谷&那雪:诶?

空闲:玄关大厅那种东西,我们家没有

那雪:天、天花寺君,差不多到这里……

星谷:真是的,天花寺,什么都以自己家为基准是不行的

天花寺:诶,这么说的话,这里真的是客厅?骗人的吧喂?的确,我还在想玄关为什么会有电视和沙发……话说,玄关和客厅几乎化为一体了,到底是有多拘泥于小空间啊,庶民真是厉害啊!

那雪:天……天花寺君!

空闲:真是对不起啊,这么狭小的客厅。那边还设有厨房,因为我们家是两室一厅

天花寺:哈?厨房和客厅也一体化了吗?!真厉害啊!

星谷:只是因为天花寺的感觉不普通啊……

空闲:总之进来随便坐,我去拿点饮料过来

星谷:嗨!

天花寺:哦!

那雪:哈啊……

天花寺:你在累什么啊,那雪,我先进去了啊!

那雪:果然,天花寺君很厉害啊……

星谷:就像画里画的小少爷啊

那雪:空闲君没有生气吧……

星谷:我觉得没有关系哦?

那雪:是……是这样吗

星谷:没有什么好值得担心的事情,那雪,我们走吧!

那雪:啊,嗯……

 

空闲:给

星谷:3Q~我开动了

空闲:只有茶,对不住啊

星谷:外面很冷,能有热乎乎的茶很开心啊

那雪:嗯,热茶很暖身子呢

空闲:给,天花寺,虽然是粗茶

天花寺:啊~我知道我知道,因为是在庶民家嘛,我不会在意的!

那雪:啊,天花寺君……

星谷:不要紧的啦,那雪,空闲知道天花寺是没有恶意的

那雪:嗯、嗯……

空闲:对了,天花寺,给你吃点有趣的东西

天花寺:哈?是什么啊,有趣的东西

空闲:喏

天花寺:什……这是什么?点心吗?尽是些第一次见到的商品啊

星谷:哇,这不是粗点心吗!好怀念啊!

那雪:这么多……这是发生了什么?

空闲:前阵子新年参拜的时候,虎石去附近的粗点心店买了留下来的

天花寺:粗点心?能吃吗?感觉有很多种类在

空闲:能吃,你吃吃看就知道了

星谷:天花寺难道粗点心也是第一次见到?

天花寺:不行吗?

星谷:那么吃吃看比较好,还挺好吃的!

天花寺:哦、哦……那个……

那雪:那边是甜点心,这边是咸的,啊,这个红色的是酸的

星谷:啊,鱿鱼条,我喜欢——给,天花寺,要吃吗?

天花寺:……那么,我开动了

空闲:噢

天花寺:……嗯?好吃!

那雪:嗯哼哼w

星谷:对吧?啊,天花寺,这个也很好吃哦

天花寺:这是什么?新产品吗?

星谷:嗯……像是酸奶的仿造品一样的东西

那雪:仿造品……

星谷:要吃吃看吗?

天花寺:哦、哦

空闲:天花寺,给你看样好东西

星谷&那雪:唔?

天花寺:这、这次是什么?

空闲:你,见过四叠半①吗

天花寺:四……四叠半!那……那种房间我听说过,比我家的储物间还要窄小的房间,但是实际没有见过……啊,难道你!

空闲:我的房间,就是那传说中的四叠半

天花寺:(拍桌)什么!!

空闲:要看吗?

天花寺:就……就跟你去看看也无妨!

空闲:这边走

天花寺:哦……哦!

那雪:两个人,看起来都挺开心的,太好了。空闲君看上去没有真的在生天花寺君的气

星谷:对吧?空闲一定是像那样把庶民的感觉展示给天花寺看,果然空闲度量真大啊~

那雪:啊哈,是这样呢

天花寺:喔哦!!!星谷,那雪!空闲的房间超厉害的!四叠半的空间里因为有放家具,实际上的生活空间只有两叠半,除了午睡什么都没法做吧!

空闲:能午睡就足够了

天花寺:庶民太厉害了!!

星谷:太好了,天花寺,能看到稀奇的东西

那雪:这样一来去别人家玩也不用惊讶了呢

空闲:天花寺,再给你看一样有趣的东西吧

天花寺:诶?还有吗?!

空闲:啊,这边

星谷:是什么呢,我们也去看看吧!

那雪:嗯

星谷:空闲,这里是……

空闲:浴室

那雪:也是啊……

天花寺:哈?浴室什么的会有什么稀奇……

空闲:天花寺,庶民的公寓的浴室,你有见过吗

天花寺:诶?啊……没有

空闲:很厉害哦

天花寺:诶?

空闲:连刚刚我的房间都比不上的狭窄的空间里,有洗碗的地方和澡盆,当然,要把脚伸直了洗澡是不可能的,像我或你这样的体格,要洗头也是要费一番力气的呢

天花寺:骗人!这样的浴室怎么可能存在!

空闲:里面,进去看看吗?

天花寺:诶?哦……哦

空闲:来

天花寺:……让我看看

空闲:不要客气,请慢慢看!

天花寺:啊!

星谷&那雪:诶、诶——??

星谷:等、等等空闲,天花寺被关在浴室里了!

那雪:天花寺君,没事吧?

天花寺:喂,空闲,你到底想干嘛!

星谷&那雪:咿——

天花寺:有那种突然把人撞飞出去的人吗!话说为什么把门关上?啊,开不开,喂!把我关起来了啊,你这个野暮助!!

那雪:空闲君,你上锁了吗?

空闲:这扇门没有装锁,只是这间浴室从以前起开关就不是很灵活,没有习惯的话很难把门打开

星谷&那雪:咦……?

空闲:小时候,虽然玩游戏的时候有好几次把虎石关起来的经历,真是好久没做这种事了啊

(天花寺:可恶!喂把门打开!喂你在那里的吧!)

星谷:诶?什……什么啊那种游戏

那雪:空闲君你们还做过那种事吗?

空闲:在那家伙闹过头的时候,偶尔会这样

天花寺:喂!你!在做什么啊!赶紧给我打开!这里很冷啊!话说星谷!那雪!你们在吧?!快点救我野暮助!

那雪:怎怎怎怎么办星谷君?

星谷:那、那个,空闲!我可以开门吗?唔唔……诶?唔呶呶呶……

那雪:不要紧吗?

星谷:哈……哈……完全打不开

那雪:诶??

星谷:这门开关太不灵活了啊!

空闲:嘛,对于第一次来我家的人来说是打不开的吧

天花寺:别开玩笑了!

空闲:顺带一说,我和虎石之间的规则,先认输的人要做对方一天的小弟

那雪:小弟……?

星谷:这种想游戏的思考方式已经完全感觉是不良了……

天花寺:先别说以前的事了,趁这件事还能笑着了结的时候,快点给我把门打开,你这、野暮助——

(砰!)

星谷&那雪:咿!!

空闲:别在那乱叫了你这小少爷!为了让你那张嘴再也叫不出来用身体来教你记住也可以啊,梨园的贵公子啊???

星谷&那雪:啊……

空闲:……适当地像这样来吓唬对方一下

星谷:所以说是什么样的游戏!

那雪:呜呜……

天花寺:你……你想干什么啊空闲?因为执拗的平民思考也变得奇怪起来了吗?开玩笑也适可而止!总之快把门打开,我要把门砸坏了啊!诱拐犯!

空闲:诱拐犯?好啊,向天下的天花寺家索要赎金看看吧

天花寺:喂!是玩笑的话就以听上去是玩笑的语气来说!

那雪:呐……呐,星谷君,难道空闲君其实真的对天花寺君那些冒犯言论生气了?

星谷:诶……?

那雪:如果就这样……真的向天花寺家索要赎金的话!

星谷:那、那雪你的想象力太暴走了……那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虽然这么想,嗯嗯……


星谷:……现在是这样的情况,怎么办,月皇~!

月皇:对不起,完全没有搞懂是什么情况。话说我这里,已经快半夜了,不要打这种莫名其妙的电话来妨碍别人的安眠

星谷:对不起……

那雪:但、但是月皇君,这么下去空闲君说不定会变成罪犯哦?

星谷:对!啊不,那虽然是说过头了,月皇和空闲不仅是同一个寝室,班级又在一个嘛,现在要怎么办给我们一点建议

月皇:不要说这种乱来的话……啊,哥哥对不起把你吵醒了……不,没事的。就是这样,我挂了

星谷:等等等等!!

那雪:月皇君!

月皇:哈……别看空闲那样,意外地有会开玩笑的一面,放着不管我觉得也没什么关系,实在担心的话去把虎石叫来就好,那个家伙的话,如果情况越演越烈,会尽全力把空闲控制住的吧

星谷:原来如此!那两个人的实力几乎不相上下吗!

那雪:但是我们不知道虎石君的联络方式哦?

星谷:啊……

月皇:哈啊……我知道了,我来帮你们联络,你们等虎石到来就好了

星谷:月皇!/那雪:月皇君!

月皇:那么我挂了,晚安

星谷:啊~太好了~

那雪:这样一来就稍微安心点了呢

星谷:嗯!快点来吧虎石!只有我们的话拿顽皮mode的空闲没有办法啊!

天花寺:空闲!差不多快放我出去!星谷!喂那雪!不要走开啊!

星谷:啊啊!!/那雪:咿!!


星谷:哈啊……虎石来了,把门打开真是帮大忙了呢,天花寺

那雪:虎石君,一直被关到掌握开门技巧的程度呢

星谷:但是多亏了那样,才能把天花寺救出来,不是挺好的嘛~

天花寺:一点都不好好吗!为什么本大爷要被关在庶民寒冷的浴室里一个多小时不可!

星谷:这不是没有办法吗,虎石在约会中出远门了,尽管如此也在中途中止约会赶过来,必须要重新正式地向他道谢啊

天花寺:谁会说啊!都怪那两个人小时候玩奇怪的游戏,我可是遭遇了那种事啊!要是感冒了的话要怎么办?

星谷:啊哈哈……

那雪:但是空闲君,真的没有在生天花寺君的气呢

星谷:看上去是那样呢,月皇也说了空闲是个喜欢开玩笑的家伙,空闲本人也——
空闲:哈?并没有生气,那只是稍微开了个玩笑

星谷:——这么说了

那雪:就像星谷君说的那样,这也是空闲君心里认为的给天花寺君的最好的招待呢

天花寺:别开玩笑了!通过今天的事我充——分明白了,那个家伙,外表上是硬派②的好人设定,其实绝对藏着凶器……

星谷:啊……嗯……总觉得我能理解,一旦认真起来就变得超级可怕

那雪:我从虎石君那里听说,空闲君初中的时候经常和不良纠缠在一起,一个人把三十个人血祭这种事也发生过

天花寺:还有那家伙的那幅画!那不是正常精神状态的人能画出来的画吧!

星谷:啊,那个我感觉也能理解……

那雪:但是是个温柔的人这件事没有改变,虽然今天稍微有点吓人……

星谷:嗯……总之,认识了空闲新的一面,和空闲……不要认真地吵架比较好

那雪&天花寺:没有异议

 

 

 

 

————————————

①四叠半:房间的计量单位

②硬派:有点吓人但是很受欢迎





最后

希望呆谷早日康复 (;д;) 

另外官推已经发表声明,二期录音工作已经结束,不会更换CV,大家不要轻信谣言

评论 ( 12 )
热度 ( 95 )
  1. シュウ雬上 转载了此文字

© 雬上 | Powered by LOFTER